看完《半澤直樹》大結局,貓耳朵變得好空虛,出門到書店尋找新刺激,結果在書架爬上跳下,眼裡還是只有「加倍奉還」4字,喵~

就在這時,貓耳邊傳來溫柔的日語男聲:「十幾年來,我深深為台灣街道與人們的魅力而著迷,一直都想著,有一天要以台灣為舞台來寫小說。」誰?是誰在說話?貓四處張望,發現腳邊只有眼鏡型男的立牌,我的喵~這是吉田修一施展傳音入密嗎?

熱愛台灣的日本作家吉田修一,在新書《路》(聯經)序中就用上面這句話,深情款款向台灣讀者告白。這部以台灣高鐵建造過程為背景的新小說,上市不久就引起讀者熱烈討論。吉田也將在下周,第無數次造訪他心愛的寶島。

每次只要國外作家來台,記者們老問:「最喜歡什麼台灣小吃?」不然就是:「什麼時候會把台灣寫進小說?」這類沒創意的題目,常讓貓在底下翻白眼。沒想到,還真的盼到了幾位作家寫台灣,比如療癒系天后吉本芭娜娜的《王國》(時報)系列裡,就有台灣行的影子;以「一個人」系列爆紅的漫畫家高木直子,新作《一個人和麻吉吃到飽》(大田)也詳細記錄了台灣美食之旅。

當然著墨殖民歷史的日本作品更不少,比如津島佑子《太過野蠻的》(印刻)就是近年寫霧社事件最具代表性的小說。不過,像吉田這樣因為愛台灣,愛到構思一部情牽台灣日本三代情的作家,還真是不多見。光憑這點,貓就想大喊:「吉田大叔好帥!」觀光局應該考慮找他當宣傳大使。

另外,村上春樹的新書《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時報)也將風風光光在台上市了。村上大叔越老行情越漲,不僅今年諾貝爾獎又成大熱門,新書的台灣版權金又創出天價新高。喵嗚,看在這個份上,村上大叔,什麼時候換你來咧?

#貓耳朵 #半澤直樹 #多崎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