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奇女子鄭毓秀不僅是中國第一位女律師、參與國民政府的民法起草,也是革命運動的要角,曾自願擔任「炸彈客」刺殺袁世凱時代的財政部長,命懸一線。鄭毓秀在自傳《玫瑰與槍》中自況:「多年來出生入死的經驗,讓我感覺我的人生似乎不是自己的,而是為了公眾存在。」

掙脫傳統活出自我

英文自傳《玫瑰與槍》以淺白明快的筆調述說前半生的革命與公職經歷,流露理想抱負,中文版在台推出。

鄭毓秀(見圖,摘自網路)別名蘇梅(Soumay),1896年生於廣州官宦家族,當時的女人除非坐轎子否則足不出戶,她卻掙脫傳統的教條禮儀,5歲拒絕裹腳,14歲寫信給家中安排的未婚夫退婚,15歲赴日加入中國同盟會,返國後擔任國民黨當地的郵件書信情報員。

書中回憶1912年前後,她多次負責祕密運送彈藥;革命黨人宋教仁遭暗殺後,組織為報復袁世凱政府決定暗殺財政部長,她一馬當先自願接下暗殺任務,把炸藥綁在身上搭車到北京。

赴法留學見證歐戰

在生死交關的車程中,一幕幕人生經歷浮現腦海,「漸漸地,一種異常的平靜流過我全身:現在我終於有機會證明自己能為革命與中國犧牲奉獻。」因為遭到跟監,改由其他同志執行的暗殺行動最後失敗。

1913年赴法留學不久歐戰爆發,她不顧危險留在巴黎,希望看清楚「世界歷史的轉捩點」;戰後簽署《凡爾賽和約》前,為阻止中國將山東半島轉由日本接管,組織留學生圍堵中國代表團主席陸徵祥住處,折下玫瑰枝幹藏在衣袖佯裝成一把槍作為嚇阻。

1925年取得巴黎大學法學博士,鄭毓秀與留法同學魏道明、後來的丈夫回上海開設律師事務所,成為中國第一位女律師。

婚後依然活躍政治

曾經想獻身公眾而排斥婚姻的她,婚後依然活躍於政治,曾出任立法委員參與中華民國民法起草;也參與宋美齡召開的「廬山談話會」討論婦女救亡運動,在重慶兼任教育部次長。1941年隨夫魏道明出任駐美大使,1947年魏道明出任台灣省政府主席,隔年被免職,舉家移居巴西、美國,1959年在美去世,享年63歲。

#鄭毓秀 #玫瑰與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