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國小學童成立「成龍溼地偵探社」,化身小偵探與老師進行生態調查。(本報資料照片/張朝欣攝)
成龍國小學童成立「成龍溼地偵探社」,化身小偵探與老師進行生態調查。(本報資料照片/張朝欣攝)
溼地嬌客↑口湖鄉的成龍溼地,面積約171公頃,是許多候鳥的新天堂樂園。(本報資料照片)
溼地嬌客↑口湖鄉的成龍溼地,面積約171公頃,是許多候鳥的新天堂樂園。(本報資料照片)
洪粹然。(王遠茂攝)
洪粹然。(王遠茂攝)
動員令
動員令

韋恩、艾貝颱風27年以前驚人的雨量,淹沒了成龍村附近的稻田、魚塭,奪走了村民的未來;4年前,觀樹基金會執行長洪粹然來到成龍村,率領基金會伙伴們開辦「成龍溼地三代班」、「國際環境藝術季」、「魚塭大改造」等計畫,與村民們一起學習如何與水共存,重建新家園。

韋恩、艾貝颱風27年以前驚人的雨量,淹沒了成龍村附近的稻田、魚塭,奪走了村民的未來;4年前,觀樹基金會執行長洪粹然來到成龍村,率領基金會伙伴們開辦「成龍溼地三代班」、「國際環境藝術季」、「魚塭大改造」等計畫,與村民們一起學習如何與水共存,重建新家園。

建築業出身的洪粹然來到中國時報與環宇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368鄉鎮市區的第2哩路」節目中,分享這些年在成龍溼地推動環境教育的心路歷程。

候鳥樂土 賞鳥樂園

全台眾多溼地中,雲林口湖鄉成龍溼地與眾不同的是,因地層下陷、海水倒灌等因素而形成。觀樹基金會受林務局委託進駐,展開一系列活動,今年6月甫獲頒第一屆國家環境教育獎。

成龍溼地如今是許多候鳥的新天堂樂園,諸如高蹺(行鳥)、黑翅鳶、琵嘴鴨等120多種,並成為電影《候鳥來的季節》主要拍攝地點。

喜歡賞鳥的洪粹然說,觀樹基金會舉辦「成龍溼地三代班」,以成龍國小為基地,號召阿公阿嬤、爸爸媽媽和孫子們一起重新認識溼地。此外,成立「成龍溼地偵探社」,帶領小朋友進行各種社區環境改造、田野調查,觀察並記錄不同季節的候鳥。

環境藝術季 連辦4屆

2010年起,觀樹基金會一連舉辦了4屆的「國際環境藝術計畫」,希望透過藝術家的眼睛,帶著居民發現這片溼地之美。今年來自義大利、荷蘭、德國、美國和台灣的藝術家利用當地的素材,完成了許多美麗的創作。

口湖鄉是全台最重要的文蛤養殖區之一。洪粹然指出,目前魚塭水位比陸地低,而陸地又低於海平面,地面距高潮水位約130公分,全靠堤防圍堵,但颱風來襲,可能導致潰堤或是抽水站故障,造成嚴重水患,房屋、宗祠、墳墓全泡在水裡,居民苦不堪言。

地層下陷 情況嚴峻

觀樹基金會志工、家住口湖的郭明源回憶,「小時候這兒種水稻、甘蔗和花生,許多人養蝦。每次颱風來,家裡一定淹水,道路、農田不見了,印象最深的是,我和爸爸到外頭抓蝦子,經常可以撈到一大袋。」

究竟口湖鄉的地層下陷有多嚴重呢?郭明源說,「為了避免淹水,我們把房子的地基墊高,小時候地基比馬路高約30公分,但隨著地層下陷,27年後已經比馬路低約70公分。」

許多人以為,地層下陷是養殖漁業超抽地下水所造成。洪粹然指出,「實際上,附近的農業、工業和養豬戶長年抽取地下水,地層下陷不全然是養殖漁業惹的禍。」

長年水患與地層下陷導致口湖鄉人口嚴重外流。1976生的的郭明源說,「我讀成龍國小時,每班學生有30多人,如今女兒的班上只剩下7人。家長們都希望孩子長大到外地讀書、工作,只有老人留下來。」

「要讓年輕人願意留在家鄉工作,必須發展出本地的產業。」洪粹然指出,當地村民養殖模式多為文蛤、白蝦、虱目魚混養,已具有生態養殖的概念;虱目魚可以吃掉水中藻類,蝦子會吃掉魚的排洩物與殘留飼料,形成一個良性生態循環。

生態養殖 不抽地下水

他指出,基金會已委託學者專家,實驗不抽取地下水的養殖模式,希望未來能帶動社區建立共同品牌。

「環境教育不只是談環保,還包括人文、生態、產業發展,三者環環相扣。」洪粹然說,「我們希望證明給漁民看,以海水養殖的白蝦,肉質比淡水蝦有彈性,不必抽地下水,這樣可以減緩地層下陷的惡化。」

黃昏時刻,走訪成龍溼地,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鹹味,許多水鳥低頭覓食,10月候鳥們即將來報到了!未來,成龍溼地的生態養殖若有突破性進展,將可帶來新的工作機會,創造人與環境共存的產業,協助成龍村的居民重建新家園。(

#成龍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