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與立法院長王金平之間的兩大政治問題為政黨協商與司法關說,他們之間的矛盾似乎無法也不可能化解。

多年來王金平在立法院始終堅持「政黨協商」機制。在此一機制下,國民黨雖擁有絕對多數,但與民進黨及其他小黨具有同樣力量,因王金平拒絕採行「多數決」,否定「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民主原則,以致執政黨在國會寸步難行。

在歐美民主國家,國會均採多數決,以投票來決定提案,只有台灣採行世界獨一無二的「政黨協商」,每一政黨不論其立委人數,均有兩名代表,在密室協商中通過或否決議案,經常不需經過全體立委表決,完全違反民主機制。

王金平的「政黨協商」機制頗多特徵:密室協商,黑箱作業,拒絕公開透明的民主運作;多數政黨常被迫服從少數政黨,違反多數決的民主機制;國會議長及少數政黨常拒絕尊重多數政黨的意見及要求;民進黨因只擁有40席,其立委經常動用暴力霸占主席台,杯葛民進黨反對的議案,王金平卻容忍,拒絕動用警察權,國會因而一再停擺、空轉甚至癱瘓。

此外,立法院封閉保守,缺乏效率,阻礙改革,遏制民主機制的正常運作,導致台灣的民主亂象,神聖的國會殿堂常淪為暴力鬥爭的戰場。

然而,王金平曾公開指出,他是中華民國全民的國會議長,不是執政黨的立法院長,因而必須「公平對待」每一政黨及「公平處理」每一提案。在王金平堅持下,國會持續內鬥與內耗。

最近台灣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召開記者會,指出立法院長王金平、法務部長曾勇夫及高等法院檢察長陳守煌等人涉及司法關說,並發表合法監聽電話錄音全文,司法關說十分嚴重而明確。

馬英九獲悉此一重大關說案後,立即舉行緊急記者會,發表沉痛聲明,痛斥王金平的關說為「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馬英九展現無比的魄力,迅速採取行動,通過國民黨考紀會的決議,撤銷王的黨籍,王因而喪失立委資格及國會議長寶座。王金平當然也不甘屈服,立即全力反擊,舉行記者會指出,他在電話中並未關說,只是「關心」、「關切」一位友人,否認關說司法個案。

馬英九為一法律人,具有強烈的法治觀念;王金平是一位十分「圓融」的「政治人」,與馬英九的「法律人」性格迥異。王屹立政壇數十年不倒,呼風喚雨,影響深遠。王金平與國、民兩黨及媒體記者維持良好關係。因王金平堅持政黨協商,馬政府的甚多議案及法案因而無法在國會通過。

因此,馬在記者會上宣布其決定時,曾一度哽咽,台北《中國時報》使用「馬揮淚斬王」一詞來形容馬的痛苦決定。

王金平司法關說案爆發後,馬政府立即迫使法務部長曾勇夫下台,並將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移送監察院調查及處理。

台灣民眾雖多認為王金平司法關說確有證據,但多未譴責王,因台灣民眾對關說文化早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台灣的政治文化令人憂心。

王金平司法關說案的最後結果對台灣政治將有深遠影響。如司法因馬英九堅持得到獨立,台灣的司法關說將受到一定的遏制,但不會消失。如王金平司法關說沒事,則台灣的關說文化將更進一步惡化,對台灣的民主法治將帶來無比的傷害,台灣的民主亂象必將持續。

王金平干預司法,進行關說,違法亂紀,並堅持政黨協商機制,立法院缺乏民主法治精神,現已淪為喬事、藏汙、腐化、拜託、關說之聖地,成為台灣的亂源之一,與歐美民主國家的國會運作有天淵之別。

因此,台灣如欲走出今日的亂局與困境,必須首先推動國會改革(特別是改變政黨協商機制),捍衛憲政及司法公信力,杜絕司法關說,終止嚴重的內鬥與內耗,逐步邁向健康的兩黨民主政治。否則,台灣必將持續向下沉淪。(作者為美國西東大學退休榮譽教授)

#王金平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