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稔租稅,曾任財政部長、現任證交所董事長李述德表示,證所稅當時政策是對的,但如何定義及如何認定所得?就要回到源頭。民國79年訂定稅率千分之3的證交稅,已隱含證所稅,如果是這樣,為了名實相副,證交稅也應調降。

他說,如果復徵證所稅後,與證交稅加起來差不多是千分之3或略多一點也可以,大家應也覺得合理。

李述德指出,有所得就要課稅,大家都覺得合理,但要怎麼課?課稅有2種方法,一個是核實課稅,就是有就課、沒有就不課。另一個是推稽課稅,就像租金收入無法算,是採推稽稅。證交稅可走這條路,從千分之3中分一些出來,例如是千分之1或2。但當時並不是這樣弄,弄了一個指數8,500點,又要查帳。

即使今年7月改了,但IPO(股票初次上市)還要課稅,還有大戶條款,大家還有一堆疑慮,這都是課徵技術影響到政治目的,影響到人心。

李述德在財長任內將遺產稅大幅往下降,吸引海外資金流回,但造成房市大漲,接下來課徵奢侈稅,引發外界抨擊,但他從來不對外發怨,此次專訪,娓娓道來他的心路歷程。

李述德強調,租稅正義在哪裡?第一個要收得到才算。遺產稅率從50%降到10%後,申報的遺產總額是5,000億元,比之前的3,000億元高,這幾年繳的稅也是200億元,對稅收及經濟沒有負面影響。

他說,只因配套措施沒有做好,錢跑到房地產,變成是罵稅(降遺產稅),這不通啊!是房屋、土地政策沒搞好,不能講是稅的關係,大家把焦點扭曲了。所以,之後不得不再弄一個奢侈稅,事實上房市成交量下來了,確實是有效果。

#李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