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言亂語,讓舊石器時代又延續了數百萬年……

天黑 才能接近舊石器時代

雖然有火 我還是喜歡

生食 敲打石頭 不懂禮貌客氣

我盡情享受野蠻 披頭散髮 擅長躲藏

埋伏的姿勢 非常專注 我感覺身強體壯

太陽出現 草木迅速增加

狼群不打擾 兩隻交配中的羊

狼向來需要羊 當作珍貴的財產

有鳥,才會有鳥類的圖鑑。死去的人還沒完全腐爛……

有鬼魅 我才知道死亡

他們死了 被掩埋 怎麼又跑出來

風是神 雨也是神 好多好多的神

我掛上牛角 象牙 豬牙

我喜歡蒐集人頭 偶而 也想作法

天災頻仍,到處都出現了受難者和倖存者……

手因飢餓 發怒成為爪子

手 溫柔的時候 會捏陶器

我發現一縷白煙上升 飄成女人的形狀

我為她奔跑 獵捕食物 躲在樹後

偷窺她 溪水的沐浴

「好美啊 她的出現 導致夜晚我頻頻夢遺……」

我非常清楚 求偶技巧就是 求生的技巧

花正對著蝴蝶哺乳,女性都擅長婚事……

懷孕是水加上泥巴……

女胎的含水量 無比豐富

女胎 在她子宮內安居樂業 規規矩矩做家事

她會有光 集中的光 分泌成乳汁

她美麗 我真捨不得送神獻祭

每隻動物都有自己的勢力,都靠獸性支撐……

野獸 氣味濃烈 野獸今天

有鱷魚尾巴 獅子的身體

野獸住的洞穴外 堆滿人的頭蓋骨

牠打掃洞穴 掃出的都是逃飛的蝙蝠

牠手掌巨大 伸出洞口 就能接住光線

牠是掠食者 我也是掠食者

我們都有難以治癒的口臭

兔子當過螞蟻、青蛙,牠認為投胎轉世就是一種懲罰……

獅子 老虎出現──

「為了逃命 野馬 野牛 交叉奔竄……」

屍橫遍佈 但沒有滅絕危機

我明白 破殼而出的鱷魚和破殼而出的雞

總有一天相見

有時獵物與獵人會進行角色互換……

酒 終於使出搖搖晃晃的本事

初次見面即充滿好感 有口皆碑

它將昨天 今天 明天 通通攪和一起

我說天旋地轉:「……我還不習慣在固定時間

固定的地點 排便」

我沮喪三天兩夜的狩獵 我竟負傷 空手而回

只好酒醒後 回到洞穴畫了一頭巨大的猛瑪象

陽光穿透雲層,象牙被微微烤彎……

砸死人的石頭 後來鑿成了椅子

一顆落石 是一個人死後的慘狀

妻子抱著孩子 又抱著另一個孩子

露出乳房 又露出另一個乳房

妻子說我們要養活自己和別人的孩子

我羨慕母獸有八個乳房 刻苦耐勞養活了八個孩子

我最崇拜神,就該受到神最多的保護?……

我背脊發涼 感覺險境出現

恐龍時代的動物竟然還存活著──

「所有過河的動物 都在焦躁不安等待

誰會最先起跑衝出……」

將白蟻 肥蛆當早餐的人 頭髮是卷的

他是不速之客 專長尋歡作樂

昨天我已騎過大象 走路自然昂首闊步

我得趕他去巡邏 黑猩猩的邊界

得獎感言

深感意外

一、「舊石器時代」一詩,很像是一齣一小時半的電影,後來讓我剪接成50秒的「預告片」。這首詩原本厚達百餘頁。二、感謝評審老師,容許這樣的作品出現(它既沒流露親情或關愛土地,甚至沒切中時事),我深感意外。三、謝謝中時,讓我妻子坐月子中心的費用有了著落。(張繼琳)

評審意見

聯結現代與遠古

這是一首令人驚艷的組詩。作者以精確、機智的現代語言,諧擬了遠古人類的生活與心智,其實也暗喻著現代人類與這些茹毛飲血的老祖宗共有的野蠻、情欲與巨大潛能。全詩生動自然、充滿紮實的觀察、想像與哲理,也充滿當代洞穴岩畫的樂趣。(羅智成)

#舊石器時代 #時報文學獎 #新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