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璉(左一)與西方公司駐金代表漢彌頓中校(左二)及幕僚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胡璉(左一)與西方公司駐金代表漢彌頓中校(左二)及幕僚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按照胡璉的說法,突擊東山島作戰等於是一場利益交換,西方公司要業績,而台灣要裝備。

戰爭必有目的。當年為何會發動東山島突擊作戰,因未曾有正式的官方說法,所以只能靠相關資料來推敲。

從當時的國際環境來看。1951年7月10日,中國和北韓方面與聯合國部隊的美方代表開始停戰談判,主要分歧點在軍事分界線的劃定和遣返戰俘問題上。

1953年雙方因戰俘問題再次在談判桌上陷入僵局,為了打破僵局,中國人民志願軍於5月13日發動夏季進攻戰役。5月27日至6月23日,志願軍展開第二次攻勢,7月13日至27日展開第三次進攻,即金城戰役,在朝鮮金城以南地區,對南韓軍隊防守的堅固陣地實施的進攻戰役。因為聯合國部隊也集結重兵反擊,所以進攻至16日志願軍轉入防禦。

7月4日國防部下達「粉碎計畫」實施命令時,夏季進攻戰役已打得火熱,因此東山島突擊作戰確實有壓迫中國盡快簽署停戰協定,回頭處理台海問題的可能性,因為27日交戰雙方就簽署《朝鮮停戰協定》。

呼應韓戰攻勢

另一項東山島突擊作戰是呼應聯合國部隊在韓國攻勢的佐證,是1953年7月16日中央社華盛頓專電。報導內容為中華民國大使本日稱:福建海上兩棲突擊部隊對廈門汕頭中途的東山島的襲擊,可能視為自由中國決心支持聯合國對韓國目標的進一步攻擊的證據,因為兩棲突擊部隊出擊之時,恰當聯軍統帥部在韓境對共黨侵略者發動攻勢。

突擊東山島的消息係由美聯社本日自台北發出。據稱,這是這一類的突襲最大規模的一次,而且「十分成功」。國家廣播公司記者向中華民國大使館探詢此項突襲的批評,大使館發言人乃發表如下的聲明:「大使館尚未收到此次突襲的正式報告,但他可以當作一個例行的軍事行動來看。在我們所擁有的力量許可下,盡量對朱毛匪幫施壓力,並盡可能使我們的正規軍和游擊隊獲得戰鬥經驗,這是我們向來的一個政策。此次突襲值得注意的事實是,出襲的時候恰為聯軍統帥部在韓境剛剛對共黨侵略者發動攻勢,這是自由中國盡其所能決心支持聯合國在韓目標進一步的證據。」

不過由胡璉在《金門憶舊》一書所述,好像又不是這麼回事。胡璉提到,艾森豪在1952年底競選美國總統時,曾有解放鐵幕之豪語。所以當其當選後,我前線國軍根據上峰指示,即有各種突擊計畫,汕頭口外的南澳,以及閩粵邊境的東山島,都在計畫範圍之內。

1953年1月艾森豪就職後,雖曾於2月2日宣布取消台灣海峽中立,但其首要工作仍是「韓戰停火」,因此把原來在日內瓦似有若無的美中大使級會談,移到波蘭首都華沙,即「華沙會談」,態度也轉趨積極。這一股國際暗流,很迅速的便衝擊到台灣,突擊大陸任務即刻受到阻力。

但5月8日國防部大陸工作處副處長告訴胡璉,西方公司催促台灣迅速使用傘兵,不然停止對傘兵總隊之裝備供應。西方公司建議以兩團地面部隊,在福建地區登陸,配合傘兵空降,出敵意表,必可獲勝。上意希望金門方面負責計畫的進行。當時中國人民志願軍剛在韓境發動夏季進攻戰役。

胡璉初不以為意,但後來仍得知此事之背景,係西方公司欲以傘兵突擊,獲取情報,乃要求我傘兵配合,由西方公司提供傘具1萬頂及其他武器。所以西方公司要求必須有行動表現,台灣才能由華府獲得此項裝備。由於萬具降落傘,價值十分昂貴之故,所以胡璉詢問軍情當局。5月11日,胡璉被告之「可以文件呈部,美軍顧問團蔡斯團長當能制止西方公司行動」。顯示,當時軍方並不沒有對大陸發動突擊作戰的意願。

不過在金門的西方公司人員仍不斷鼓勵胡璉向大陸突擊。成員漢彌頓中校還向胡璉提出具體計畫,要旨是出動傘兵降落破壞福建泉州的洛陽橋,地面部隊則登陸攻擊福建泉州市惠安縣崇武鎮。

一場利益交換

胡璉在書中提到,已明白其不可能性,乃漫應之曰:若我國防部能准,我們可以研究執行。6月23日軍情當局說,最近之協定是台美雙方都承諾,空軍不能使用到大陸;傘兵空降必須用空軍,所以漢彌頓中校計畫根本難行。且上級還重申正規軍行動有限制,游擊隊受海軍支援,可以活動。胡璉直指,這些限制,很明顯就是美中要妥協,所以限制突擊大陸。

但天下是常常有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7月上旬,漢彌頓中校的突擊大陸計畫竟然獲得通過,還叫胡璉執行。胡璉在書中提到,就有人認為是他暗中促成,企圖邀功攬譽。胡璉猶如啞吧吃黃連,只好忍而不語,結果是「照計畫日實施」,但空軍除了空投傘兵外,只能偵查,不能掃射轟炸;海軍除目標區外,對大陸不能首先砲轟。

按照胡璉的說法,突擊東山島作戰等於是一場利益交換,西方公司要業績,而台灣要裝備。但為何終究能在胡璉所述「美中要妥協,所以限制突擊大陸」的氛圍下執行呢?可能真如前述是為了在韓戰停戰談判中,發揮臨門一腳的功用。(待續)

#兩岸史話 #突擊 #東山島戰役 #胡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