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奇戴上擷取人骨模型的肋骨部分,特製的「人骨眼罩」,看來冷酷。
 孔令奇戴上擷取人骨模型的肋骨部分,特製的「人骨眼罩」,看來冷酷。

孔令奇暌違歌壇10年,他2002年出道便獲金曲獎「最佳新人」的肯定,但成名太快,發第2張專輯後便迷失自我,退居幕後;定居北京的他,生活最艱困時,曾向朋友借錢付房租,靠吃吐司和水煮蛋度日。

他陸續幫吳建豪、李玖哲寫歌,擔任唱片製作人,今年加盟金牌大風後東山再起,歷經10年人生起伏,把心路歷程譜寫成新專輯《懸浮記憶》,已由青春男孩蛻變為成熟型男。

為對「再出輯」的重視,光造型就花了上百萬元,請荷蘭設計師打造12套宣傳服,他戴上「人骨眼罩」,用膠帶綑綁雙手,象徵過去的痛苦與掙扎已獲重生;他12日將在西門町舉辦「Keep it old school街頭快閃」活動,再前往華山、國父紀念館等10個景點唱跳新歌〈老派戀情〉。

#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