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關說案引發的政治風暴雖暫時偃旗息鼓,但馬英九總統面對的丟鞋窘況並未稍緩,甚至警察機關必須增購捕鞋網防範,馬總統處境確實尷尬。第二任期日子無多,自許「戴著頭盔往前衝」的馬總統,該停下腳步,好好想想自己和國家的下一步路,到底該走向何方?

除了昨日本報社論建議馬總統,應思考如何運用新媒體和網路世代溝通外,我們進一步提出四點主張,相信有助於國家走出政治泥濘、明確化國家發展策略、再造國家競爭力。

首先,我們必須指出,總統畢竟不是縣市長,總統的首要任務在處理好對外關係,以維繫國家安全、創造經濟繁榮、增進人民福祉。平心而論,馬政府雖然不得人心,但其在增進對外關係方面的努力與貢獻,必將得到歷史的肯定。

兩岸已脫離戰爭邊緣,進入和平發展期,並獲得明顯的和平紅利。台美關係也已重建互信回歸常態、台日漁權爭議終於獲得解決、長期困擾漁民的台菲漁業衝突問題,也展開官方談判可望簽署協議。中華民國護照獲得130國免簽證待遇,在全球「最有價值護照」中排名第25。兩岸簽署了ECFA協議,台日也簽署了投資協定,與紐西蘭的貿易協定可望近期生效,台星貿易協議短期內亦可望簽署,與其他幾個國家的投資與貿易協議談判也正陸續開展中。中華民國對外關係,自九○年代加入APEC及WTO後再創高峰,正確的路要繼續走。

第二,在對內工作上,馬總統應退居二線。馬政府民意聲望低迷,而且顯然拉抬無力。馬總統面臨「戴著頭盔防鞋丟」窘境與政府施政無方、經濟低迷有很大的關聯。其實,人民要求提振經濟、強化食品安全、健全健保與年金改革、乃至完善十二年國教配套工程,沒有一項不是行政院的職責,實不勞馬總統事必躬親,應該給行政部門更多餘裕。

第三、兩岸關係已進入深水區,未來十年,大陸經濟總量將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其軍事力量與文化穿透力都將因經濟力的強大而相應提升,台灣的發展不但不可能排除大陸因素,甚至美國因素都會因中美力量天平關係的位移而改變。目前引起重大爭議的服貿協議、兩岸互設機構等問題,都只是深化兩岸關係的基本步,未來無可避免勢必要處理美國軍購、軍事互信、政治談判等爭議,面對這些問題,馬政府既不能躁進也不能逃避,要勇敢面對兩岸關係更深、更廣的發展及其挑戰。

特定媒體以「推進兩岸關係可能叛國」的莫須有言詞恐嚇馬總統,稱他卸任後可能面對「失去人身自由」的命運。對於這種無聊的言語,我們在譴責之餘,更要鼓勵馬政府不必憂讒畏譏,總統須效忠中華民國憲法,依一中憲法拓展兩岸關係何叛國之有?何況所有的兩岸政策都本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反而是刻意塑造兩岸敵意者,才是罪人!

第四、基於最近種種政治紛擾,輿論對於台灣憲政體制討論之聲日切,的確,憲法增修條文的雙首長制,自修憲完成之日始,即陷入「有框架無神形」的窘境,總統有權無責的缺失愈益明顯,顯然,將目前尷尬的雙首長制變更為內閣制,由政黨領導立法委員在國會共議國是,或建立明確的總統制,淡化政黨力量並由國會制衡總統的行政權,都必須修憲。

然而,回顧過去修憲歷程,卻不能不感嘆,這是傷痕累累的民主政治發展史,凍省標舉提升行政效能,卻只是修憲交換的政治籌碼;廢掉了閣揆副署權,卻讓行政院長成為唯唯諾諾的總統執行長;立委減半和單一選區兩票制,原為鼓勵專業和中間路線人才出頭,徹底改變當時的惡劣國會文化,結果國會效能未提昇,極端問政與無理杯葛依然存在,立委早拈香晚敬酒,經營紅白場習氣更重,甚至國會議長涉入司法關說社會也不以為意,凡此種種都讓人聞憲改色變。

制度重要,落實制度的人更重要,任何憲體都框架不了缺乏文明素養的政客,如果朝野對話成為奢想,又如何寄望憲改得以推動?台灣確實需要推動憲改,但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絕不能為短期政治需要推動憲改,憲改需要高度社會共識,與文化融合的憲政,才能真正成為推動國家進步的基石。

馬總統剩下兩年多任期,要面臨兩次大選,他的時間空間都有限,馬總統應堅持兩岸和平發展路線,持續推進兩岸關係,在內政問題上應懂得讓權,並針對憲改方向與策略展開社會對話,匯聚各方意見做為未來憲改的準備。

#社論 #丟鞋 #關說案 #憲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