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政府大門。國民政府原址為今日南京中國近代史遺址博物館。(取自網路)
國民政府大門。國民政府原址為今日南京中國近代史遺址博物館。(取自網路)
 魏道明1928年任司法部部長;1930年,任南京特別市市長。(取自網路)
 魏道明1928年任司法部部長;1930年,任南京特別市市長。(取自網路)
 鄭毓秀任民法編纂委員,在起草《民法》草案時特別提出增加多條女性權利保護條文。(取自網路)
 鄭毓秀任民法編纂委員,在起草《民法》草案時特別提出增加多條女性權利保護條文。(取自網路)

這些年以來,我看見中國的改變,了解自己與中國一同進步了多少,我心滿意足但也帶著驚訝。

全國統一不久之後,政府的立法部門已經組織完成。1928年10月,政府頒布《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組織法》,因為國家永久憲法的實施已被延宕。於是孫中山先生的「訓政時期」正式展開。

根據《組織法》的規定,政府由5個部會組成,各部會稱作「院」。其中3個: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與西方民主體制下的機構相似。另外兩個機構:監察院及考試院,乃根據傳統中國政府體系設置,分別是為加強監督政府作業,以及選拔政府官員等相關事務。

實現男女平等

1928年11月召開第一屆立法院(類似美國國會)院會。全院只有兩名女性立法委員,也就是蔣介石夫人和我。

這是我的事業生涯中最顯著的時刻。回首過往,早年在北京的歲月,對革命同志和我而言都是痛苦掙扎,勝利時的一陣歡天喜地之後,又陷入愁雲慘霧之中。這些年以來,我看見中國的改變,了解自己與中國一同進步了多少,我心滿意足但也帶著驚訝。無論你多麼深信夢想終會實現,真正到來的那一刻,總會令人無法呼吸、驚歎連連。當然,我們的任務尚未達成,還得繼續努力,眼前還有許多工作。即便如此,這小小的進步已是過去許多人認為終生望塵莫及的結果。

接下來的工作中,第一步是中國《民法》起草的工作。因此政府成立民法編纂委員會,成員共有5人,我是其中之一。我個人相當期待能夠負責這個工作,因為雖然大眾一般已經認同男女絕對平等的觀念,但是編入法典仍是重要的具體承諾。

民法編纂委員會的任務既冗長又困難,我們花了超過兩年的時間才完成「中華民國民法典草案」。起草過程中,委員會有責任提供國家具體的法律原則基礎,比較西方國家中高階的法律系統,亦有責任保留人民已習慣數世紀的習俗、傳統與道德原則。因此,委員會努力不懈地參考世界上具領導性的法律系統,評比並篩選其中的法條與原則,發現適用於中國的原則即納入《民法》起草內容,我國傳統習俗內的精華亦被保留下來。

經過多次草案及聽證會之後,國民政府於1931年正式頒布《民法》。

新《民法》成為國家正式的法律條文,保障中國女性在公民權與產權方面的平等,此外亦享有絕對平等的政治權。

根據這部新《民法》,女性與男性均享有行使法律之能力──享有權利,並盡義務。未婚單身女性有權簽訂或廢止婚約;以個人名義持有或讓渡其個人資產或房地產;可擔任其他人的代理人;可以繼承人或遺產受贈人的身分享有繼承權。

已婚女性可與丈夫取得共識,具有保留原本姓氏,不需要冠夫姓的權利。

此外,根據「分別財產制」的原則,妻子有權持有、管理、享用,以及取得其收入或是由其個人分別財產取得利益,而不需要經過丈夫同意,即可處理其個人財產。妻子的個別財產亦不受丈夫積欠之債務影響。然而,若丈夫無法負擔家庭開銷,妻子有義務以其資產供給家庭所需,丈夫亦有權要求妻子由其資產中撥出足夠金額,支付家庭開銷所需。

若是家裡發生重大事故,妻子可被視為丈夫之默許代理人,有權簽訂可約束丈夫之契約。然而,若重大事件影響到妻子的個別財產時,她有權以其個人名義處理,無異於單身、未婚之時。

因此,新《民法》清楚規定,中國女性在公民權與產權方面享有絕對平等之權利,但也應盡平等的責任義務──男女雙方真正平等,無偏頗對待任一方。

這段時期,我們的家庭生活也可說是安排得宜。魏道明博士成為司法部長,所以我們倆拚命工作,在政府的平行單位裡各司其職。下班回到家後,我們都會詳細討論每天的進展,分享彼此的內部消息、增廣彼此的見識。

培育法政人才

民法編纂委員會的工作完成之後,雖然政府機關的工作也很有挑戰性,但我發現自己仍然很想繼續專業工作,於是我回到上海重操舊業,擔任律師。那時候魏博士擔任南京特別市市長,所以完全不可能參與私人公司的工作。不過,南京和上海距離大約350公里,所以我們倆常相互探望。

國會越來越需要法律專長的學生,因為新的民主政體,需要符合資格的人才來帶領,人才的培育不能中斷,持續仰賴歸國的留學生亦非明智之舉。因此,便重組了上海法政學院,而我被選為院長。在那7年的時間,我擔任此職,穩步提升了學校的水準。(待續)

#兩岸史話 #鄭毓秀 #蔣夫人 #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