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耀明去年在香港出櫃,他28歲就為了和男友同居告訴媽媽:「下個禮拜開始有男人要來家裡住。」她被迫接受,從「我做錯什麼」,到不會英文仍能和對方溝通,同桌吃飯、慶生,黃說:「當然會有不開心,但那是過程。」

出櫃7個月後,何韻詩追隨腳步,原本猶豫要不要參加同志遊行,他推波助瀾:「妳要出櫃嗎?沒有就別去了。」結果,父母陪她「挺身而出」,她用「萬中無一」的幸運感謝雙親支持。

出櫃前是否辛苦隱瞞性向?他說:「我從沒騙人說有女朋友,其實我的歌〈禁色〉、 〈忘記他是她〉都講得很清楚。」就差沒說「Yes, I am(gay)」,因為考量家人、當時的伴侶不能承受壓力;「去年開始我變成『同性戀歌手』,對我的音樂不公平,因為歌是為所有人寫的,留個灰色地帶給藝術比較美。」

何出櫃後可以做自己、很快樂,她要的灰色地帶,是保留和舞台劇演員鄧九雲關係的權利,「我可以代表自己說話,但感情是兩個人,不能代替對方回答」,答案昭然若揭。

黃對何亦師亦友,兩人成立「大愛同盟」,是香港最年輕、能見度最高的同志團體,還一起來台參加同志遊行。私交好,想當媽的她想過向他借精?她大笑:「可以討論。」他說:「我比較老,找個年輕的,她有很多選擇。」他不想結婚,但要為想結婚的同志爭取,她呼應:「讓所有人有一樣的選擇,是我們想要的。」

#黃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