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近年薪資成長極緩,今年以來經物價指數平減後的實質薪資更倒退十六年,但日前行政院主計總處有新說法,表示我們的實質薪資自金融海嘯以來,近四年的增幅超過日本、韓國、新加坡及美國。惟這個說法似是而非,值得進一步探討。

負責薪資調查的主計總處日前發布薪資調查報告時,特別在新聞稿最後一段指出:「勞退新制實施後,雇主為員工退休準備金最低提撥率上升四個百分點,增加雇主非薪資成本,影響其加薪意願,復受我國經濟活動全球化,代工產業微利化影響,致近年員工薪資水準成長不易。但我國物價相較於他國平穩,故若與民國98年金融海嘯高峰期比較,近四年來我國實質薪資成長幅度高於南韓、新加坡、日本及美國等主要國家。」

主計總處詳列各國薪資數據指出,這四年南韓名目薪資成長13.6%、新加坡成長14.5%,皆超過台灣的8.5%,但由於南韓這四年的消費者物價漲幅達9.4%,新加坡漲13.2%,以致韓、星的實質薪資的成長率僅3.8%、1.2%,低於台灣的4.0%,而日、美的實質薪資增幅在這四年間也僅0.6%、-0.9%。從這份數據看來,台灣實質薪資表現確實優於亞洲鄰國,但這是事實的全貌嗎?恐怕不是。

要正確理解這個問題之前,先要分辨名目薪資與實質薪資的差別。名目薪資就是我們日常拿到的貨幣薪資,名目薪資係一遞增數列,自然不會倒退十六年。就以經常被提及的今年前八個月每月薪資而言,平均為47,208元,高於86年同期的39,826元,並沒有倒退。

不過,若從薪資的購買力而言,則會得出全然不同的結論。試想,當民眾領到的薪資增加,但所能買到的東西卻變少,這樣的薪資成長有意義嗎?在昔日通膨的年代,薪資經常一年就成長10%、20%,惟歷經通膨年代的人都明白,這個成長沒有意義,因為物價漲幅經常比薪資增幅更高。為此各國政府會以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平減名目薪資而得出實質薪資,只有實質薪資成長才代表民眾的收入增加,購買力與幸福感提高。

從實質薪資的角度來看,台灣今年前八個月平均每月薪資46,111元(以100年為基期),還不及87年的46,856元,這正是近期輿論絡繹不絕討論薪資倒退的原因,而這也是台灣經濟發展半世紀以來所未曾面臨的困境。面對這個困境,政府本該尋求因應之策,不料近月以來從行政院、經建會直到主計總處的談話與新聞稿,未見虛心檢討之論,只有強解開脫之詞,忽而把工時縮減、勞退新制視為加薪16.5%,忽而告訴大家近四年台灣實質薪資成長超越韓、星、日、美,這些詭辯比起台灣薪資倒退,更令人震驚與失望。

把法定工時縮減、勞退新制視為加薪的說法,舉世罕見。所有先進國家過去在建構社會安全體系時,一路走來皆是如此,何曾有人把這些制度上的改變視為加薪?況且隨著工時縮減,企業僱用型態也隨之調整,如今採月薪制的企業不到四分之三,而非典型僱用則屢創新高,去年已逾73萬人。行政院長江宜樺竟把工時縮減視為勞工薪資增加,其不知民間疾苦,去民心遠矣。

至於主計總處以近四年我國實質薪資成長高於韓、星、日、美,同樣也有邏輯上的問題。今天輿論討論的是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而官方拿出的數據卻只是近四年的數據,難具說服力。何以官方不拿出近六年、近十年或近十六年的數據來比一比?我們以民國91年到101年的實質薪資平均年增率來看,台灣為-0.31%,低於南韓2.6%、香港1.2%、新加坡0.9%,僅略高於日本的-0.81%。從近十年的比較可以發現,我國實質薪資成長率何曾優於亞洲鄰國?

六年前馬英九總統滿懷壯志想改變台灣經濟困境,獲得766萬選票的壓倒性勝利而執政,去年再獲689萬選票連任成功,人民所寄望馬總統的在實政而非虛文,尤其薪資成長一事既是馬總統的競選政見,也是八百萬家庭所殷殷關切者。馬總統不應遺忘當年六三三的承諾,至少也不該忘記「經濟果實,全民共享」的誓言。遺憾的是,執政當局如今面對實質薪資倒退一事,不知深入檢討,反而以似是而非的統計數字自我催眠,強辭奪理,這豈是一位想取得歷史定位的總統所應為之事。

「民意如鏡,民心如秤」,看看近年逐漸消失的中產家庭,看看逾九十萬受失業衝擊的家庭人口,看看扶搖直上的非典型就業人力,再看看逐年飆升的貸款負擔率,在物價、房價壓力下的家庭還有多少購買力?民眾心裡怎會不知道?所期待的是主政者務實提出對策而已。

江院長於年初上任時曾期許全體閣員:「不要問你的任期有多久,要問你任內做了多少有意義的事情。」以此自省,對於實質薪資倒退的困境,江內閣自應速提有意義的政策;至於那些自我催眠的錯謬論述,最好是別再提了。

#社論 #勞退新制 #薪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