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教部放棄學術研究倫理?

但曾院士是主管台灣教育的高官,經常把「研究的正直風範」掛在嘴上,夫妻兩人倒是「紅花綠葉,相得益彰」。2012年10月,洪女士出版譯作《快思慢想》(見圖,摘自網路),迅速成為暢銷書,但同時也傳出讀者對該書的錯誤表示不滿。

我在《中國時報》上發表〈研究的正直風範,來辯吧〉,曾志朗院士表示:他「不想降低格調」,不作回應。這是曾院士的一貫作風,他經常擺出「老頑童」的姿態,講出一些自認為很「正直」的話,別人瞠目以對,他自己卻離席閃人。一般人不容易看懂他在玩什麼花樣,可是,他是中央研究院院士,又是清、交、中、陽四所大學聯合系統總校長,教育部對他的所作所為,應當是耳熟能詳,知之甚深。怪異的是,該文登出後,教育部長蔣偉寧不但不追究曾院士30餘年不公開回應學術界嚴肅質疑的倫理問題,反倒顧左右而言他,對記者表示:「論文輕薄短小,也可以是好論文」云云。

長久以來,曾院士夫婦的學術倫理一直是學術界質疑的對象。根據維基網站的記載,2010年,洪蘭的譯作《天生愛學樣:發現鏡像神經》參與角逐中文世界最重要的第五屆「吳大猷科學普及著作獎」,該書附錄是對曾志朗的一篇專訪。身為行政院政務委員,負責教育、文化事務的曾院士,居然漠視學術倫理,毫不迴避,堂而皇之地擔任該獎最後的決審,並且「內舉不避親」,將該書最高榮譽「金籤獎」授與洪蘭。事後有人追查,指出:洪女士的譯筆不僅文理不通,而且有許多翻譯錯誤,這是學術界的「醜聞」。但總部設在中研院的「吳大猷學術基金會」卻充耳不聞,不予處理。

洪女士在「腦神經認知語言科學」方面的「翻譯造詣」早已「名震遐邇」。2000年,中研院助理研究員王道還發表書評,批評她的譯作《揭開老化之謎》有許多錯譯之處,不料竟然接到洪女士來電,予以尖銳指責。2006年,陽明大學教授潘震澤指出洪蘭所譯《腦內乾坤》前129頁內,即有近30條重大錯誤;洪蘭的兩本其他譯作,也因「問題太多而無法卒讀」。安徽醫科大學英語教師尹力指出:洪蘭譯作「錯誤簡直多如過江之鯽,無法勝數」,「譯者毫無語言學知識準備,英語水平也極低下」。

這種情形若是發生在一般教授身上,大學學術倫理委員會必然要出面究問。但曾院士是主管台灣教育的高官,經常把「研究的正直風範」掛在嘴上,夫妻兩人倒是「紅花綠葉,相得益彰」。2012年10月,洪女士出版譯作《快思慢想》(下圖,摘自網路),迅速成為暢銷書,但同時也傳出讀者對該書的錯誤表示不滿。香港籍的加州州立大學語言學教授王偉雄仔細對照該書和《語言本能》的原文,直斥兩書為「劣譯」!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她任教的中央大學,不但沒有半句微詞,反倒替她出面,表示:她會「虛心接受」指教!

很多人看到這個現象,都感到大惑不解。這道理其實很簡單:曾院士身為「聯合大學系統」總校長,曾夫人的學術倫理遭到質疑,其「麾下」的中央大學當然不敢不出面「罩她」。

現在「聯合大學系統」總校長「研究的正直風範」遭到質疑,教育部長不但不追問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反倒輕描淡寫,扯些不痛不癢的枝節,難道教育部已經放棄學術研究倫理,蔣部長也想效法中央大學,出面「罩住」曾院士?

(作者為台灣大學心理學系教授)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