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總統朴槿惠11月14日出席「國立外交學院」成立50周年的國際學術研討會時表示,為了東北亞國家的和平與合作,區域內的國家對未來必須有共同的願景,建議中、日、韓三國仿效德、法與波蘭,聯合出版歷史教科書。然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立即表達反對,並稱日本和鄰國對歷史問題的理解確有差異,日方會繼續努力,讓鄰國理解日本立場。

朴槿惠提議中、日、韓三國共同編寫歷史教課書,著眼於日本對二戰史實的認知與被害國存在重大歧異。

二戰結束後,東西兩陣營處於冷戰格局,美蘇對抗,美國袒護日本,使得日本政府內在自省的力量消失殆盡;而「遠東軍事法庭」在東京進行的大審,放棄追究裕仁天皇的戰爭責任,東京大審後,美日暗中達成某些交易,同盟國只對28個甲級戰犯進行審判,對已遭逮捕的其他90名重要戰爭嫌疑犯陸續予以釋放,這些嫌疑犯回歸社會之後,繼續在日本政壇位居要津,發揮重要影響力,左右了日本社會對於二戰的歷史觀;「東京大審」對於日軍強徵慰安婦問題、強制勞動問題、慘無人道的731部隊活體實驗問題及細菌戰問題皆毫無觸及。

在美國主導下,1951年9月8日簽署的《舊金山和約》第14條明定:同盟國放棄對於日本國及日本國民發動戰爭所造成的損害賠償請求權。這個條文給亞洲的慰安婦、強制勞動及細菌戰的受害人,在向日本政府索賠上製造了障礙,日本政府堂而皇之的向世人宣稱戰爭責任已了。

在歷史教科書的編寫上,有關反省二戰罪行的史實,遭到日本右傾勢力的全力抵擋,以至內容全遭刪除或更改。茲舉明仁天皇的歷史老師、東京大學教授家永三郎為例,他在1952年受文部省委託編寫高中歷史教科書新日本史時,將日本731細菌部隊在哈爾濱郊外拿中國人做活體實驗,而後予以虐殺的史實載入其中,文部省審查時,指他「把戰爭寫得太陰暗」,要他「寫國民拚命支持戰爭的光榮形象」,把「侵略」換成「武力進出」,文部省修改「南京大屠殺」、「日本侵略中國」、「日本暴行」及其他內容達290處。

家永三郎認為文省部的審定制度「違反保障學術和表現自由的憲法精神」,且審定給他帶來巨大的精神痛苦,乃於1965年6月12日將文部省告上法庭,纏訟32年,直到1997年日本最高法院才做出終審判決,認定文省部修改「南京大屠殺」、「731部隊」、「日本侵略中國」、「日本暴行」等4處濫用權力,應賠償家永三郎40萬日元的精神損失,但文部省的審定仍屬合法。

再舉一例,家永三郎教科書訴訟案在日本廣受矚目、影響深遠,促進了日本社會對戰爭責任的認識,自1994年起,已有一部分教科書開始記載慰安婦史實。然而1996年5月自民黨參議員、日本貴族會顧問、著名的戰爭罪犯坂垣征四郎的兒子坂垣正在自民黨總務會議上攻擊記載慰安婦問題的歷史教科書,要求重新編寫,他與160個同黨國會議員組成「光明的日本」議員聯盟,聯合東京大學教育學系藤岡信勝教授為首的「自由主義史觀研究」會,做出將慰安婦問題自歷史教課書中刪除的決議。

其後「保衛日本國民議會」、「昭和史實研究所」也紛紛要求文部省刪除歷史教科書中關於慰安婦的記載。「自由主義史觀研究會」成員西尾幹二出版了國民的歷史一書,宣稱日本從繩文、彌生時代開始,一萬數千年來獨自發展光榮的歷史,從未受到中國文明的影響,竭力否認日本戰爭罪行。

近年來,日本國會通過《日美防衛合作新指針》的相關法案,打著爭取日本國際地位的旗號,試圖修改和平憲法,日本政治圈的整體右傾化,可說是朴槿惠總統提議中、日、韓合編歷史教科書被澆冷水的癥結。

日本政府否認戰爭罪行、拒絕承擔國家責任,給亞洲的和平發展帶來莫大威脅,也削弱了日本在亞洲的影響力。日本唯有坦然面對歷史,誠心解決戰爭所遺留的問題,才能被亞洲和世界人民所接納。日本政壇充斥鼠目寸光政客,他們不去理解鄰國人民所受的痛苦,反而要鄰國人民理解他們的立場,簡直不可思議!朴槿惠總統明白這點之後,對她的提議遭到日本拒絕,應該會比較釋懷!(作者為律師、前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董事長)

#朴槿惠 #教科書 #史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