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伯(J. Campbell):「夢是一個人的神話,神話是一群人的夢。」

那只是一枚盛滿影子的空瓶吧

那次的畫展,我看了。有許多可口的水果

在那張空曠的紙上,比雪的指尖更輕盈更有理想

還有各種形狀各種口音和不同被誤譯的口味

例如好多好多的美國蘋果、吐司、水梨、金蕉,還有

一枚連特價標籤都不起眼的小黑瓶──在那座空曠的

城市裡,比病痛來的還要匆匆,時間

緩緩穿過,你

穿過的雨。憂鬱的癌像

那夜像沒有靈感的

寒夜;沒有口音的

雨,現在沒有住址也沒有門牌了。

你的黑眉毛上,善於打呼的灘岸

再來,把島澆熄在胸前、稿紙上,爬滿的蕈菇

淹沒那股氣味、睡意,如蟹足

爬行,應來的海嘯深處

比深夜還遠一些……簡直是不可理喻。

就算雨

有靈魅的舌頭,夜

是流淌的海。

過境這樣的雨季,我們應該都要有

各自去饑腸轆轆的情緒

脫隊的夢境,滴答滴

答滴滴答,書頁都已經笑得荒山遍野

那列車上的老位置,你一直淌在那裡

與那場大雨過後,不斷被打包的

集眾滋事的房間,窄短的床上還留下一封

簡短的小說風景:

你整天都在屋頂端裡逃竄,其他人等著時間

靠岸,都將勢必睡去,等著醒來的另一個夢

「這世界就是因為找不到真實,才值得活下去。」

手機裡終於沒有還沒滑開的罐頭簡訊

列車剎過時光的海

你是否能想像,在這個時代,

我們把話,都遺忘在指尖

削開了傷口一邊歡唱──隆地隆地

攜帶彼此的兩個名字,

每天都在重新瞭解我們。

而我們的遺憾還太年輕

注:台灣作家七等生以特異而陌生的文法,《我愛黑眼珠》大量處理「現實」與「理想」世界的衝突,廣泛引起文壇的討論。另,小時候的七等生,便曾有次在上素描課時,因不想與同學爭搶素描靜物的位置,遂獨自背對著大家畫出一個小黑瓶,事後遭到老師嚴厲的懲罰。

★得獎感言★

萬分感謝主辦單位持續耕耘文藝園地,讓我們能夠有這個機會能用文藝彼此交流,寫下生活的每一頁最璀璨而平凡的每一章,毛。感謝國北教大語創碩與銘傳應中,感謝父母及每位老師,毛。感謝ㄎㄎ,ㄎㄎㄎㄎ,茂。(趙文豪)

#穿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