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問到為什麼要支持UK獨立黨,這名叫做賽克斯、終身未加入任何政黨、身價估計至少6億5千萬英鎊的英國前銀行家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因為這是阻止我們國家逐漸被吞噬的最後機會。」

同個星期,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領袖瑪琳勒班走訪了海牙,與荷蘭反伊斯蘭的極右派政黨自由黨黨魁威爾德斯會晤,積極研商如何共同合作,參與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

這兩位當前歐洲最具影響力的極右派領袖,今年已在法國巴黎晤面,並宣布了攜手合作的意願。瑪琳勒班表示,法國民族陣線和荷蘭自由黨合作競選,可以向歐洲選民展示「愛國運動在每一個歐洲國家都很活躍」,並希望在2014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後,能形成一個泛歐洲的極右派歐洲議會黨團。

瑪琳勒班在2012年法國大選中首輪投票中,獲得近20%支持率(幾乎是她的父親在2007年法國大選的翻倍),震撼全歐;而當時威爾德斯則在荷蘭挾民意,拒絕支持政府緊縮方案,導致荷蘭執政聯盟瓦解,首相呂特被迫率內閣總辭。兩人和其政黨影響所及,造成歐洲股市大跌。

法荷兩大極右政黨合作進軍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對歐洲局勢無異投下了一枚威力強大的炸彈;而從英國不具任何政黨身分的退休富裕銀行家賽克斯,誓言支持反歐盟的UK獨立黨搶占歐洲議會席位,可以窺見,歐洲民間對當下歐盟走向的分裂與不滿。

從1979年舉行第一次選舉開始,每5年舉行一次歐洲議會選舉,從來沒有像這次這麼擦拳磨掌。而30年來,歐洲議會的權力和影響力愈來愈大,歐洲極右派的積極介入,實際上是歐洲逐漸步上民粹主義的警訊。

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歐洲之後,隨著經濟不景氣,極右勢力在歐洲各地快速興起,達到80年代以來的高峰。歐洲人民的憤怒,首次即反應在2009年歐洲議會選舉,極右派政黨在荷蘭、比利時、丹麥、匈牙利、奧地利、保加利亞、義大利等國都獲得超過10%以上的支持率,在英國、法國、希臘、芬蘭、羅馬尼亞、斯洛伐克的支持率也都竄升到5%與10%之間。

之後,極右派勢力在歐洲更逐漸擴張。荷蘭的自由黨在2010年選舉中,打著反回教宣言成為荷蘭第3大黨,對荷蘭政治造成重大衝擊;向來公認最具包容力的瑞典,其極右派政黨瑞典民主黨,也在2010年大選首度擠進國會,挑戰瑞典開放的移民政策;立場中立的瑞士也出現反移民、反回教徒的聲浪,並通過公投禁建清真寺。

過去兩年,法國的民族陣線、希臘的金色黎明黨、芬蘭的真芬黨、丹麥的人民黨、英國的UK獨立黨、匈牙利的正義與生活黨、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集團、義大利的社會運動民族黨、奧地利的自由黨等極右政黨,莫不紛紛崛起,並在選舉中扮演強烈競爭角色。

今年9月挪威長期執政的左派工黨也被中間偏右派擊敗下台,近年來支持率呈現穩定成長、主張反移民的極右派進步黨首度成為挪威新執政聯盟的伙伴,是歐洲極右派勢力竄起的另一例子。

奧地利的極右自由黨在今年9月底的大選中支持率也上升了3.4%,取得近22%的支持率,該黨的最大的擁護者是藍領工人階級。

英國下次大選雖然要到2015年才舉行,但向來被認為擁有最大容忍度的英國社會,隨著經濟低迷,社會利益衝突不公,極右派日益興起,早已成為社會新隱憂。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英國已經存在著60年來嚴重的貧富問題,如今,這個問題不但未能解決,反而更深化。

1914年,歐洲在缺乏強而有力的領袖與混淆不清的政策,以及民族主義情結下,引爆了一次世界大戰;2014年的歐洲雖然不同於1914年,但走過100年,現在的歐洲,似乎愈來愈憤怒,愈來愈民粹。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