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話要說-洪蘭教授的翻譯人生

洪蘭。(本報資料照片)

洪蘭教授的翻譯人生,我有開啟之功。因緣起自大學時代我任政大教育系刊《杏壇》總編輯,發掘了吳靜吉、曾志朗、鄭石巖等學長,他們後來都成了我生命中的貴人。遠流創辦5年後,我第一次遊美國,住進不曾謀面的曾志朗洪蘭家。我們彼此交換年輕的夢想,分享工作和研究的美好,那幾天的相處竟然成就了一輩子的情誼。

洪蘭第一次動筆譯書是與曾志朗合譯《心理學實驗研究法》,遠流1989年出版。之後1993年她獨力翻譯Henry Gleitman 80萬字的《心理學》教科書。當時他們專注在大腦科學研究和教學,翻譯的心情是做為大學心理系老師的使命感。2002年《科學人》創刊,我邀請曾志朗每期撰寫「科學人觀點」,11年來未曾間斷。

洪蘭的生活比曾志朗更嚴肅,除了研究教學,她把所有的時間用來推廣閱讀、分享新知。演講、翻譯、寫專欄,上山下海,精力過人,匪夷所思。因為她到偏鄉演講,認知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她拿父親洪福增律師所留下來的錢默默地幫助原住民部落小孩。國科會的計畫我不清楚,我清楚的是:洪蘭潔身自愛、律己甚嚴。她自己出錢出力,更用實踐力感召知音一起行動。政府機關要不要借力使力,那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

回到翻譯,由於她認為21世紀是大腦科學的世紀,1999年我請她主持「生命科學館」,負責選書譯書,有系統地把國外認知科學的新著介紹到中文世界來。條件是我繼續替她集郵,30年來我一直把別人寄來遠流的郵票撕下來送她。她因此甘心犧牲睡眠,半夜三更,一個字一個字地把譯稿寫出來。我欽佩她願意為像我一樣英文能力不足、科學常識不夠的國民付出額外的勞動,在她熟悉的科學領域無私地貢獻了將近1千萬字的譯稿。她和康樂博士夫婦為《韋伯全集》所做的努力一樣令我動容。他們才是台灣珍貴的資產,他們都是可以比美林琴南的大翻譯家。

翻譯要求信達雅,何等不易。洪蘭的譯文當然可受公評,出版社的把關可以再被要求。讀書人對每本書、每個作者都可以見仁見智,讀出自己的天堂,但罵她的書是黑心商品,明顯侮辱人太不足取。至於她的手寫譯稿,每一本都經過編輯的手收存,也許我應該替她在華山遠流別境辦個展覽,讓大家瞧瞧!(作者為遠流出版公司董事長)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