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多元族群逐漸被重視,總統府前被命名為凱達格蘭大道的同時,作家趙慧琳以中台灣平埔族的史料及觀點檢視當代台灣指出,族群的轉型正義在大肚城的拍瀑拉族身上,顯然實踐得太少。

正在攻讀台大城鄉所博士的趙慧琳,以實際的田野調查深入台灣中部平埔族的歷史脈絡、社會結構,新作《大肚城,歸來》雖是小說,但卻是以文獻史料和口述歷史為背景,以小說為呈現形式,她表示:「深入了解後,發現這些故事比8點檔連續劇還精彩。」

趙慧琳從拍瀑拉族看到,從荷蘭占領台灣開始,這些族人就被資本主義「霸凌」;清統治期間又被強制進行漢化,賜漢姓、建社學,讓他們逐漸失去自己的語言和姓氏;日治時期在戶籍制度上又再次破壞了該族原有的母系社會,但時至今日,這批普世價值看來已失去原住民文化的族人,仍在爭取正名做「番」。

趙慧琳指出:「台灣在反省轉型正義的同時,不能只看到二二八,這群人的文化被消滅並不是因為缺乏認同,從歷史可知,這群人反而是認同最強的人,才慘遭不斷地鎮壓。」

抱著搶救口述歷史的心態在九二一地震後開始進行田野調查,比對史料、戶籍資料乃至老人的口述,過程中也發現歌手蔡依林的祖輩曾是拍瀑拉族的女性領袖,趙慧琳說:「台灣是多元族群的社會並不是想像,台灣人或多或少都混雜了不同族群的血統,當所謂的外省、新移民持續加入,台灣人的多重身分認同價值觀,應該被建立,被重視。」

#平埔族 #多元族群 #身分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