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小鴨到基隆了,祖孫倆一早便嚷著要去賞鴨。

平日我阿母小道消息靈通,老人間口耳相傳,傳來傳去我阿母也獲知訊息,聽說有隻黃鴨,很大,「游」來基隆,都說難得一見,不看可惜。──只是,消息來得太快,兩個禮拜前我阿母先得知了,當天我剛回到家,只見我阿母興奮不已,吩咐周末放假時趕快帶她去看「大隻鴨仔」!──我心想,老人家消息快似流星,基隆小鴨連鴨屁股都還不知道在哪裡,如何看去!

倒是張小嚕和妻都先看過了。

妻帶學生到北京參訪,遊頤和園時,發現到處都是鴨子指標,一行人穿過仁壽殿、玉潤堂,豁然開朗,眼前即昆明湖,細一看,哇,湖上竟漂著一隻大號黃色小鴨。漸往十七孔橋走去,回眸一望,大號小黃鴨浮在昆明湖上,背後是萬壽山黃瓦紅牆、樓閣殿宇與蔥翠岡巒,昔日皇家氣派配上童趣龐然大物,竟顯得滑稽無比。

妻到北京,我一人縱有三頭六臂,也難以照料祖孫兩人,張小嚕只得暫回旗山交岳父母代為照料。正如大家所知,黃色小鴨是從高雄港登台,繼而桃園陂塘鴨,最後才是基隆港口鴨。岳父母特地開車帶張小嚕去見見世面,看黃色小鴨,但據岳母轉述,張小嚕到了現場,人山人海,只抬頭看了兩三眼,意興闌珊,開口便問岳父:「阿公,等一下我們要去哪裡玩?」。

可是,今天一早,當我阿母叨唸著要去基隆看鴨,張小嚕竟也興奮應和:「爸比,爸比,我和阿嬤都要去看鴨子啦!我們趕緊出發吧!」

全家都上了車,但真正沒看過鴨的,其實只有我和我阿母。不過,到了基隆,妻和張小嚕也嚇一跳,因為基隆港口鴨和他們先前所見皆不同:半黃半黑(據說是基隆港船煙懸浮微粒和著雨水為小鴨上了色),黃是本色,黑是汙垢。黃色小鴨頸旁還有吊車載人以拖把擦拭、噴水柱滌淨。

小鴨眼睛底下的岸邊步道,天寒地凍,飄著細雨,依然人潮洶湧,也就難以靠近。我們家的車子在路口與紅燈之間,匆匆搖下窗,急急看幾眼,繞一圈之後便打算原路折返台北了。

無奈人擠車塞,只得往前直直開去。接近東碼頭時,忽發現有大停車場,而且沒啥車,趕緊開進停妥車。下車往南一看,居然遠遠可見鴨屁股,碼頭旁設有長排攤販,天冷雨寒,遊客罕至。黃色小鴨又不「旋轉」,讓這裡付大錢租攤位的攤商迭聲叫苦。張小嚕趁此機會,大玩了氣墊遊樂器(竟只有三四個小孩)、縮小版挖土機和湯姆士小火車,全不用排隊。玩罷,又和我阿母坐上原價要一百多但現在流血特價每人只要五十元的5D模擬器,我們全家帶上3D眼鏡,坐進模擬器內,隨螢幕飛車仰升俯墜、左衝右突,還有強風拂面,特效十足,祖孫倆玩得驚喜無比!

走出模擬器,張小嚕又發現另一攤有小水池,裡頭全是真正浴室版黃色小鴨,鴨頂鑲有銀色小鐵,兩三個小朋友坐圓矮凳於池邊持塑膠釣竿正釣著小鴨。張小嚕也想玩,妻付錢讓他釣。張小嚕手持釣竿,望著黃色小鴨密密麻麻擠靠,隨著圓形漩渦流轉,鴨肚裡有幾隻是裝燈的,發著黃光,漂流水面,竟似那真實貨櫃翻倒入海隨著洋流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群。張小嚕開始釣起一隻一隻,裝滿腳邊的小水桶。我阿母誤以為可以打包帶走,很樂:「阿孫仔真鰲,釣這多,真鰲!」後來,發現只能換一包紙盒玩具。

上車,準備回家,張小嚕拆開紙盒一看,是一條仿珍珠塑膠手鐲。張小嚕把手鐲推到前座的阿嬤臉旁:「阿嬤,送給你!」我阿母轉頭,接住,仔細看,愛不釋手:「真水!阿孫仔有疼我!阿孫仔有疼我!」

車子恰好再次經過基隆港口鴨,我叫祖孫趕緊看,但祖孫不為所動,只是專心注視著我阿母手上那條仿珍珠塑膠手鍊,彷彿那是LV、GUCCI或愛馬仕。當然,對祖孫而言,這條仿珍珠塑膠手鍊,遠遠比那隻髒兮兮的黃色小鴨還要重要太多、太多、太多!

話說回來,這條仿珍珠手鍊,確實就是張小嚕來看黃色小鴨、釣黃色小鴨換來的啊!

#小鴨 #黃色小鴨 #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