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於民國58年的行政院研考會,走過45年輝煌的歲月,擔負起國家行政革新、推動「計畫、執行、考核,行政三聯制」中最不討好的管制考核工作。並在行政院長達27年的「政府組織再造方案」,可望將於今年上半年全部完工的漫長過程中,扮演政府組改最重要的幕僚推手工作的研考會,配合政府組改精簡部會編制,也將在這個月的22日,併入新組設的國家發展委員會,宣告走入歷史。

回顧這一段漫長的政府組織再造過程,當初標榜的是希望能達到強化政府功能、釐清機關職掌、縮減部會數量從37個精簡為29個,控管公務人力、減少行政成本,改變組織文化等目標,以打造一個精實、彈性、有效能的政府,進而提升國家競爭力。然而,不容諱言,政府組織工程的落實到位,牽涉到各部會及下屬機關裁併整合,及組織編制員額的重新分配等繁瑣的溝通協調過程,最後各機關部會的組織條例尚需經過立法院的逐一審議立法,因此原非可一蹴可幾。然而參考鄰近的日本、韓國,乃至於對岸,在這段期間內也都先後啟動各自的政府組織改造工程,並且都已後發先至宣告完工。相較之下,我們的組改工程竟然要歷時逾27年,光就這一點來看,其效率也就可見一斑了。

進一步檢視我們的政府組改何以如此困頓難行,立法院立法議事效率不彰固然難以辭其咎,但真正的阻力主要卻還是來自於行政體系本身。不少的部會機關,擔心自己的單位在組改後會被併甚至拆散消失;不同層級的公務人員則擔心職等是否會被調降,原有的官位會否因組織精簡而不保,乃至於組織整併後會不會增加工作量,甚或是要搬遷辦公場所等,所有的這些擔心顧慮積累起來,自然可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泥阻組改的進程。甚至分頭向立委關說,爭取以拖待變的轉圜空間。

也就是在這種心態氛圍下,使得組改工程只能牛步化匐匍前進。截至目前為止,在行政院所屬的29個部會組織法案中,只有19個部會,及所屬合計79項組織法案完成立法,尚待完成立法的則還有10個部會及所屬共61項組織法案。而原有的經建會、工程會和研考會,即是因為立院完成國家發展委員會的立法,即將於1月22日正式掛牌,這三個單位將分別成為歷史的記憶。

其中,負責推動組改的研考會,改到最後竟然把自己也改入歷史,設身處地,研考會員工可能不免有情何以堪的唏噓之感。我們倒是認為研考會為了顧全大局,讓自己的單位消失掉,這種無私的態度,恰可成為一種典範和寫照,期盼尚未完成組改立法的10個部會,也都能見賢思齊、放棄我執,讓組改得以竟全功。

這其中,我們認為最需要加把勁整合推動的,當數全新編組而成的環境資源部。這個新設置的部會,乃是把現有的環保署、經濟部所屬的水利署、礦物局、地質調查所,農委會所屬的林務局、水保局,交通部所屬的氣象局,以及內政部營建署所屬的國家公園等單位,整合為一個全新的環資部。由於組織龐雜,任務包山包海,原就被認為是最難整合的部會。但以當前大家對環境議題的重視,以及對自然資源的保育開發利用有不同的期待,將原隸屬於眾多部會的單位整合成一個新的環資部,以統一事權,誠然有其必要。

不過,正因為環資部下屬的單位來自不同部會,在部會下屬三級機關總量管控的前提下,要如何整併才能兼顧現實與未來需求,達到無縫接軌的預設目標,自然是問題繁多,也影響環資部組織條例遲遲未能完成立法。

具體而言,「環資部組織法草案」中,目前最有爭議的是,究竟是要把與水利資源有關的業務,整合成水利署與水保地礦署,或者是任務分工為流域管理署與水土資源署。衡平以觀,前案只是把在經濟部的水利署搬過來,另外則把水保局和礦物局、地調所合併成水保地礦署,好處是減少機關整併磨合的耗損。相形之下,後案設置流域管理署,可望改善目前一條河川政出多門之弊,水土資源署則是把水土林礦的資源予以統合,同樣可以免除各自為政之弊,相較而言,應是與時俱進的分工型態。

就我們觀察,環資部為了這兩個下屬機關如何定位命名,一直處於拉鋸狀態,嚴重影響環資部的成立時程,也使政府對日益嚴竣的環境議題難以展現新思維與新政策。我們衷心期盼環資部能早日掛牌,而不要一味陷於組織名稱的泥淖中。

#社論 #組織再造 #環資部組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