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日子,政府高層不斷強調台灣不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就會被邊緣化。我們可以理解執政者的焦慮,但老實講,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固然重要,卻不是萬靈丹,若沒有產業技術做為後盾,簽再多的自由貿易協定(FTA)亦屬無用,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

台灣十年來出口被南韓大幅超越,這不是貿易問題而是產業技術問題。不從產業技術、創新實力著手,而以為幾紙的自由貿易協定即可挽狂瀾於既倒,未免過於天真。

一國貿易競爭力的提升終究得靠產業實力,而非匯率的貶值或幾紙自由貿易協定。匯率貶值有利於出口,但置進口業者於何地?自由貿易協定有利於出口,但以內需市場為主的業者能不付出代價嗎?若貶值與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即可讓經濟起死回生、否極泰來,那麼何難之有?開發中國家只要盡情的貶值,且不計代價的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不就可以在幾年後躋身富國之列?試想,這有可能嗎?

匯率貶值對出口確有短期的提振作用,自由貿易協定降低關稅負擔也對外貿有正面意義,但更重要的是台灣有什麼優勢產業得以馳騁國際?若沒有,匯率即令大貶特貶,並與美、歐洽簽自由貿易協定,夫復何用?非但無用,反而對總體經濟是有害的。

國際貿易理論經常提到的貿易條件(Terms of Trade),係以出口物價指數除以進口物價指數來衡量一國的外貿競爭力。其實出口物價的升降正反映出一國產業優勢的消長,沒有創新的技術就不會有優勢的產業實力,沒有優勢的產業實力則不可能有市場訂價的優先權,沒有訂價的優先權則何來外貿競爭力?如此,任憑一國匯率再怎麼貶、FTA再怎麼簽,也不可能讓經濟峰迴路轉。

台灣的貿易條件十年來很明顯惡化,以2002年至2013年這一期間而言,貿易條件(TOT)由162.5降至102.2,大幅下滑37.1%。這到底是匯率問題、關稅問題,還是產業實力問題?當是不言而喻。事實上,匯率貶值或關稅優惠只有在兩國產業實力旗鼓相當之際,才能發揮臨門一腳的作用;沒有產業實力為基礎,即想靠貶值、優惠關稅而馳騁於國際市場,讓台灣恢復昔日榮景,這顯然是不切實際的空想。

檢視一下我國的技術貿易概況,台灣於2012年的技術輸入(支付的專利、商標及權利金)高達45.5億美元,比十年前的17.2億美元成長1.6倍,當年的技術輸出則僅9.3億美元。長期以來,台灣的技術貿易逆差持續擴大,非僅技術仰賴先進國家,連出口訂價權也掌握在他人手裡,如此出口價格豈能不跌?而貿易條件又豈有不惡化之理?

觀察韓國近十年(2002~2012年)的出口價格,雖也面臨國際市場的競爭,但其出口價格指數依然由96.9推升至97.9,提高了1%;反觀台灣卻由103.4降至98.4,跌了4.8%。這說明韓國出口規模能在十年之間大幅超越台灣,是源於產業實力,而非源於自由貿易協定。眾所週知,美韓、美歐的自由貿易協定是晚近兩年才生效的,而南韓出口早在三年前已升至世界第七,顯見一國經濟決勝的關鍵是在產業技術及創新實力,而非自由貿易協定。

行政院長江宜樺去年說台灣的經濟悶,那是因為大家的實質薪資倒退十五年,而實質薪資之所以倒退,乃源於貿易條件惡化。貿易條件惡化意味著同量的出口所換得的進口逐年減少,無形中降低了民眾的購買力。從生產面而言,我國的實質國民生產毛額(Real GNP)在2012年達15.4兆元,但由於貿易條件惡化導致「對外貿易條件變動損失」升至1.5兆元,因而讓實質國民所得毛額(Real GNI)減至13.9兆元,可見如今台灣已出現產量成長難以帶動實質所得提高的困境,如此經濟怎能不悶?馬政府的民意支持度如何不每況愈下?

自馬英九總統發表元旦祝詞,強調台灣再不參與區域經濟結盟即將被邊緣化之後,江內閣悉數以此一思維來詮釋台灣這些年外貿競爭力的下滑。然而這並非事實。真相是,台灣經濟十年來的式微,更多是源於產業技術與創新的不足,這些問題早已在貿易條件、出口價格、技術貿易逆差等指標中浮現。要改善這個困境,必須由產業的創新、技術自主著手。若認為幾紙自由貿易協定就能讓台灣經濟脫胎換骨,無異痴人作夢。

我們用數字加以比喻,產業創新好比是「1」,而洽簽TPP、RCEP分別是「0」,只有先存在這個「1」,後面加上「0」才有意義、才有擴大優勢的效果,否則無論是「0」、「000」或「0000」,依舊是「0」。此外,我們還要鄭重提醒決策當局,不要再強調台灣快被邊緣化了,這些不當的發言將讓我方籌碼盡失,並於日後在談判桌上任人宰割,如此所洽簽的協定非但無助於貿易條件的改善,反將成為一紙傷害台灣經濟的城下之盟。

#社論 #自由貿易協定 #TPP #匯率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