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日前讀到《中國時報》黃榮志《KANO忘了賽德克‧巴萊》,不禁想起一段被塵封多年的台灣運動史事。

民國37年5月國共內戰激烈,中華民國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在上海市江灣體育場盛大舉行,剛光復的台灣雖於1年多前發生二二八事件,但也組112名選手的代表隊參加,人數就當時國民政府實際統治區論,台灣省代表隊選手遠超過大多數大陸省份,僅次上海市與廣東省,亦是最後一屆中華民國統治大陸時期舉辦的全國運動會。

台灣省代表隊首次參加便大顯身手,獲男子田徑總錦標與男子壘球金牌、輕乙級與輕丙級金牌、男子桌球單打金牌、女子標槍金牌、女子排球金牌,獲得男子四百公尺冠軍的陳英郎更打破大會紀錄。

當時中央社發出新聞稿盛讚台灣省代表隊選手的言行表現云:「本屆出席之50餘單位中,台灣省實力、精神、紀律三者均屬超人,堪稱其他各地之楷模。」

可惜這段往事,在台海兩岸冷戰長期對峙與近20年來台灣主政者刻意灌輸「去中國化」政治正確下湮沒。

日人帶棒球運動到台灣是歷史事實,但魏德聖導演對嘉農棒球隊在甲子園大賽拿到亞軍,甚至以曾被日本殖民統治為榮的認同錯亂,令人難以接受。

某些政治人物宣揚台灣主體性,為何一遇日本殖民統治便消失無蹤?既然可對嘉農棒球隊在日本獲甲子園棒球賽亞軍大書特書,為何對台灣運動員在上海大顯身手的光榮史頁卻避而不談?

事不過三,希望魏導嘗試轉型,突破近20年「去中國化」氛圍,拍一部當年台灣運動員在全中國「堪稱其他各地之楷模」的影片!

#台灣 #上海市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