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日啟程訪問中東1國和非洲3國,這是2006年小泉純一郎首相訪非以來日本首相的首度訪問非洲。儘管安倍的行程早就規劃,並非針對大陸外長王毅訪非才進行安排;但是,安倍出訪中東與非洲仍有非常強烈和中國大陸較勁的戰略意涵,東京此舉甚至可以說是代表在全球各地制衡北京的一環。

王毅6日起訪問衣索匹亞、吉布地、迦納、塞內加爾4國。安倍則先到中東阿曼,隨後轉往非洲象牙海岸、莫三比克、衣索比亞。在中日關係緊繃之際,安倍繼王毅之後訪問非洲,自然很容易被解讀為中日在非洲較勁。

競逐對非影響力

北京從1990年代起就經略非洲,每年年初由外長訪問非洲已是大陸外交數十年來的傳統,至今已是第24個年頭,雙方的確也發展出相當密切的關係,王毅承諾每年對訪問提供200億美元貸款。針對安倍接踵其後訪問非洲,王毅毫不諱言地在訪非首站衣索匹亞表示,他不贊成「有些國家試圖在非洲拉一派,打一派,搞對抗,玩制衡」。

從表面觀之,安倍出訪安曼與非洲3國是他「俯瞰地球儀」戰略外交的一環。第一,正如安倍在機場行前記者會中所指出的,新年出訪首選中東和非洲,因為中東對日本的戰略與安全保障至為重要,非洲則是日本外交重要領域。日本高度仰賴中東石油,從中東輸往日本石油與天然氣的公海水域通道一向有「日本生命線」之稱。

第二,就全球經濟角度來看,非洲許多國家都是新興經濟體,未來經濟成長可期,如果長期努力經營,可能是日本未來很好的經貿夥伴。日本大企業家對自然資源豐富的非洲大陸嚮往已久,安倍有意藉出訪為他們鋪設良好投資環境,打開前進之門。

第三,2013年6月,第5屆非洲開發會議在東京舉行,安倍與50位非洲國家的領袖和國際機構負責人展開馬拉松式會談,並承諾3.2兆日圓援助非洲開發,顯示日本當時就已決定擴大援助非洲,和中國大陸競爭在非洲的影響力。

但是,比和中國大陸競逐非洲更重要的是,安倍可以說是代表華府在全球各重要地區推動再平衡政策的急先鋒。首先,安倍不僅在東南亞與南亞協助美國制衡中國大陸,也在非洲協助美國制衡中國大陸。未來,安倍的經濟援助也可能隨著外交觸角進一步伸展到中南美洲。

由於美國的援外政策雖然也重視受援國的經濟發展,但更重視受援國的民主發展;因此,不少受援國並不喜歡接受美國援助。至於中國大陸的援外政策,長期以來都是從受援國取得石油與天然氣等能源、稀有金屬與礦產等戰略性物質。

以往,日本的援外政策都是偏重經濟合作,較不會引起受援國的反感,可以補美國之不足。今後,日本的援外政策,根據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8日在記者會的談話,日本將對非洲實施「紮根式,而非一次性的援助」,在今後5年援助非洲316億美元,包括134億美元政府開發援助。首相官邸消息人士說,日本在援助非洲的作法上,將走有別於中國大陸「偏重硬體」的路線。

其次,美國原也有意經略非洲,只因金融海嘯侵襲而阮囊羞澀,力不從心。因此,無論在東南亞、南亞或非洲,只要美國力有未逮,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日本都能略盡棉薄,透過經援與中國大陸較勁。

設定新遊戲規則

第三,歐巴馬第2任期再平衡政策的重中之重就是在亞洲推動「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並在歐洲推動「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議」(TTIP),而美日兩國在這兩個協議的談判過程中都扮演主導或舉足輕重的角色。美國、歐盟與日本3大經濟體推動這2個協議的主要目的就是制定全球經貿活動的規範、規定與規則,也就是為全球經貿設定新的遊戲規則,以在全球各個角落制衡中國大陸。

由此可見,安倍訪問中東和非洲既非盯著中國大陸首長全球跑透透,也不只僅僅是為了確保能源、稀有金屬與重要礦產等戰略物質的供應無虞,而是具有密切配合美國再平衡政策的戰略意涵。

(作者為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 #安倍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