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總面積達350萬平方公里,南北綿延1800公里,東西分布也有900餘公里。大陸在南海加強實施的警察權,範圍包括所謂「九段線」在內廣及20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未來果真嚴格執法,或將繼東海防空識別區之後引發新一波的衝突。

針對北京確立的南海捕魚新規,美國雖然重申不偏袒南海主權爭端的任一方,只堅持南海自由航行權,但國務院發言人普薩基仍於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在南海具爭議地區限制他國捕魚活動是「挑釁而危險的行為」。華府顯然認定中方此舉是片面作為,不符合美方反對南海主權爭端單方面制定行為準則的主張。

相較美國明指中方此舉是挑釁行為,菲律賓目前只要求駐北京使館進一步蒐集相關情資,越南外交部亦僅書面聲明,認定未經越南同意而在南海地區捕魚作業的外國船隻,都是非法行為。日本除了媒體零星的負面報導,官方尚無正式的評論。台灣則率先表態不接受大陸的南海新規定,外交部與陸委會相繼重申中華民國擁有南海主權,呼籲各方自我節制,並以協商對話方式和平解決爭端。

北京外交部對外表示,中國沿海省根據國家法律制定地方法規及規範海洋生物資源維護、管理和運用的作法,正常而例行。大陸海南省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審議通過的這些新規定,其實未脫離198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的範疇。中方過去即針對擅闖南海管轄水域的外國漁船立法,或予以驅離、沒收漁具、罰鍰,或追究刑責,於今再確立南海捕魚的新規定,與先前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的意義相同,宣示主權的決心重於實際執法。

北京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之後,美日既不承認,中方也從未接受日本設定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形成今日各國軍機進入東海領空而互不通報的常態,海南省新生效的這些規定自然亦難具有排他性。更何況,南海是全球運輸最密集的水道,若干島礁至今仍受越南或菲律賓的控制,中方很難在如此遼闊的海域執行警察權。

與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一樣,中方制定的南海捕魚新規定此時生效,未嘗不是藉此重新建構東亞安全秩序。習近平去年10月在周邊外交工作會議上,既然期許命運共同體意識能在周邊國家落地生根,就不可能樂見南海捕魚新規定引起周邊國家的誤解。

去年10月李克強訪問河內,才就南海領土爭端突破與越南的僵局,本月初中越海上共同開發工作組隨即舉行首輪磋商會議,理論上北京此刻不僅會避免南海強行執法而與周邊國家爆發衝突,設法落實習近平主張中國與東協建立「講信修睦、合作共贏、守望相助、心心相印」的命運共同體,合作創造本世紀的「海上絲綢之路」。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展望今年的亞洲發展趨勢時,認為習近平深切體悟中國與亞太國家維持和諧才有助於邁向區域強權,進而預估北京對外政策將逐漸趨緩;換言之,中國雖不會在南海主權議題讓步,但也無意加深越菲等國的敵意。

大陸頒布南海捕魚的新規定,實際上是把過去的相關規範,更加具體而明確化,並未呈現實質性與排他性的內涵,也缺乏可操作性。北京近期改善與越南關係的措施,呈現出外交主動與創造性解決邊界糾紛的魄力與戰略觀,美日質疑中方此舉是蓄意挑釁,可能有些過度憂慮。

#漁業法 #九段線 #捕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