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農曆年前股市封關只剩下不到兩周的時間,2014年全世界的總體經濟確定回到溫和復甦的軌道,但是亞洲金融市場的風險卻在元月升高,透露出令人擔憂的訊息。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在開年之後,頻繁出現當日2角以上的劇烈升貶,韓國股市在不到10個交易日下挫近3%;一向被視為景氣先行指標的波羅地海乾貨指數(BDI),在一月十日出現當日11%的大跌。還有,去年已經是全球最弱勢的大陸股市,開年至元月13日為止又繼續下跌了5%,大陸金融股與地產股的弱勢表現,令人費解。

仔細觀察上述金融市場波動的現象,可以初步確認,美國與歐洲的經濟景氣穩定復甦,歐洲各國政府信用逐步回復,希臘、愛爾蘭等國的債券價格回到危機前的水位;美國各項經濟指標與房地產市場的價格也都呈現正向的訊息,在QE緩慢退場的全球共識之下,美國與歐洲的股票與債券價格持穩,市場流動性充足、透明度高,相對穩健。

造成金融市場波動主要的來源,則在亞洲,特別是日本、韓國、大陸等地區。以BDI指數一日重挫11%為例,這個以載運鋼材、紙漿、穀物、煤、礦砂、磷礦石、鋁礬土等民生物資及工業原料為主的散裝貨運價格指數,一向是全球經濟與原物料行情價格的領先指標,BDI重挫的短期因素,來自哥倫比亞受到環保因素衝擊,緊縮煤礦出口的規範,造成短期內散裝貨輪無貨可拉、運價大跌。

但是,BDI運價指數在去年九月大漲,從突破一千點關卡後上漲超過一倍,到了十二月初來到2,337點的高點,之後就一路回檔;在1月10日重挫之後來到1,512點,距離十二月的高點已經下跌了35%。實際上於去年九月短暫的榮景後,中國鋼鐵價格持續下跌,空氣汙染霾害迫使煉鋼廠停機或政策遷廠等因素,才是驅使BDI指數重挫的基本面因素。

BDI指數的波動,其實是大陸經濟結構轉型具體而微的徵兆。特別是2014年將是習近平與李克強具體推動改革的執行年,被各界視為改革開放以來最重要的「深化改革元年」,這個全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強力推動經濟體制改革,必然會對自身與周邊的經濟體帶來強大的衝擊。

就以銀行體系的改革為例,中共三中全會提出總計60條的深化改革決定文當中,關於經濟、金融領域的改革即有23條。而整體銀行體系建立存款保險制度,設立存款保險機制,開放新設商業銀行,並且允許經營不善的商業銀行退出市場,更是大陸金融市場發展三十餘年來最重要的改革。

根據《中國證券報》在去年十二月九日的報導,大陸銀行業監理委員會副主席閻慶民公開表示,銀監會已經在醞釀加快擬定《銀行破產條例》,配合銀行業存款保險制度同時推出,未來將會「讓市場說話、讓資本說話,如果商業銀行最後資不抵債,就必須退出市場」。閻慶民的講話表明,國家將不再為商業銀行做最終的保證,儲蓄戶在商業銀行的存款,在超過存款保險最大的賠付上限(目前規劃是50萬元人民幣)的部分,國家將不再承擔最終責任。

商業銀行經營透明化,是經濟發達國家必走的改革,台灣早在1985年就已制定存款保險條例,1991年開放新銀行設立;後來在1997年金融風暴之後,台灣的銀行業面臨經營不善危機,再通過金融機構合併法、建立金融重建基金,以長達20年的時間來推動銀行業的透明經營。

大陸政府享有後進國的學習優勢,又懷抱強烈的企圖心,將台灣花了20年、歐美國家花了更長時間摸索出來的金融體制改革,在三中全會提出的《決定》中一次到位,將建立存款保險制度、開放民營銀行申設、不良銀行破產退出等重大措施,當作一件事情同時推動,而且又併同全國反貪腐的政治改革、緊縮地方債務的財政改革,可謂金融、政治、財政改革三箭齊發,即使是在黨組織嚴格管控的大陸,金融市場出現劇烈的震動也是預料中事。

從亞洲金融市場的劇烈震盪可以看到,全世界的資金在農曆年前,正在進行快速的重新布局。大陸的深化改革是歷史性的重大事件,習近平推動全面改革的決心與魄力也不容懷疑,面對大陸推動重大經濟改革出現的波動,我們建議,不論是個人的投資部位,或者是企業的策略布局、乃至政府的重大政策,都必須嚴密觀察大陸經濟情勢的變化,維持高度的彈性,才能在變動來臨的時刻趨吉避凶,化被動為主動,為2014年台灣的整體發展創造最佳契機。

#社論 #經濟 #股市封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