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內容要對社會起作用,必須讓閱聽人接觸到情境,產生感動,進而行動。

依序的幾個層次,先是事實面,切入議題必須客觀、忠於知識,不論是白描、譬喻、引述…等不同處理手法,都要堅持盡量完整呈現事實。其次是不預設立場,不夾帶個人好惡,讓閱聽人有完整的空間去思考應持的態度;只有如此,閱聽人才會因為「這是我的判斷」、「不是媒體代我做的結論」,以自主意願成為行動者。但議題呈現最關鍵處,是加值、是探索議題的深層意義,不能圍著表象打轉。

遺憾的是,目前媒體的表現有很大改善空間。就拿紅到爆的大貓熊「圓仔」新聞處理來檢視,評價是「沒找到報導主調」。從半年多前出生迄今,平面、電子媒體只出現「萌主」、「卡哇衣」、「沒電了」…等極其有限的詞彙,議題不是小貓熊可愛就是人潮洶湧,千篇一律,一再重複。

大貓熊讓人癡迷、喜愛,是跨地域、國界、膚色的,但是媒體處理這則新聞不能毫無知識面的加值,只是跟著民眾一起「萌主」、「卡哇衣」,每天重複同樣的描述。

曾看過一篇特稿,呼籲動物園在樂見人潮之外,不要忘了回歸「保育」。呼籲正確,但一讀再讀,可以認定這名記者完全不懂何謂「保育」,更不了解「保育」不是生命科學的技術,而是根本的對待生命的態度,愛屋及烏、疼惜眾生。

一位保育界人士建議園方,利用圓仔吸睛、大眾迷戀的情境,順勢提升社會對物種保育的認知,進一步對臺灣特有種、瀕危的本土野生動物也多些關切,讓本已存續無望的物種有機會存續下來。動物園的回應讓新聞界汗顏,「我們試圖提供較多元、深層寓意的加值內容,但媒體只處理圓仔這個角度。」

在民間團體「NGO」普遍窮到無隔日之糧大情勢下,「肝病防治基金會」竟有能力斥資台幣近五億,購下可能有都更商機的北市仁愛路黃金地段老房子;這則新聞,媒體只處理基金會確實買了房子、募款能力超強等低層面的表象,其餘深層反映社會資源、NGO角色的討論,完全付之闕如。

再進一步討論,NGO的存在是補政府無力、或未注意的社會運作缺口,這些善念都有其必要性,可惜的是公益資源因缺乏羅盤而仍然盲動中,因缺乏有效的指引、致無法發揮價值,這是資源的耗損,這當然有賴媒體成為高視野的衛星,發揮導航監督、建言功能。(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圓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