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8日聯合國發布年終報告《2014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推翻了半年來諸多超樂觀預測數字,2013年世界經濟成長率從3.2%向下壓低到只有2.9%,對未來兩年全球經濟成長的基準預測值,也作了大幅度下修,從3.8%修低到3.0%,2015年從4%挫減為3.3%,而且也確切認為2014年全球經濟發展道路仍有不少曲折,立即大幅躍然回暖的可能性有限。

高成長遠颺難再

對於中國的2014年,儘管官方預測認為,會有四方面因素的積極支持,包括國際外需市場的小幅改善、中國新型城鎮化政策的內生動力支撐、三中會後全面深化的改革紅利釋放、適度的政策刺激,足以確保2014年經濟的合理成長;但是,聯合國年終報告預測的初估,2013年只有7.6%,2014年經濟成長率則會更進一步放緩至7.3%,甚至於還有專家機構認為,不排除只有5%上下的機率可能性。

事實上,早在世界金融海嘯危機爆發後,國際間已然普遍共識認為,中國每年保持在10%以上長期成長率的美好日子,已然遠颺難再了。

對於2014年以後,大陸經濟的長期成長水準,究竟將會如何升降起落,國際專業研究機構間,存在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展望看法:樂觀的看法認為,中國在過去36年改革開放期間「高度注重資本投資」的作法,是促成「中國崛起」的關鍵,這一作法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仍然將會是中國經濟持續成功的一項重要戰略,只要年均經濟成長率在2020年之前,可以繼續保持6.9%上下水準,則大陸政府官方所設定的,要在2010至2020年間,達成「實質GDP翻番」的國政目標,應該足以具體實現;而且,與此同時,大陸經濟成長,亦將由「生產推高型」朝向「消費拉動型」大移轉,將大大有助於加速中國經濟走出「信貸泡沫危機恐懼症」,而實現比較穩健的「完美軟著陸」,有利於中國經濟社會的永續成長。

另外,悲觀的看法則認為,當中國經濟從「外需導向」典範移轉為「內需導向」的經濟成長型態時,必然會遭遇到經濟換軌摩擦的副作用影響,而出現成長宕緩滯後現象,如何有效防制,是一大挑戰;再者,倘若中國真正想要走出已然惡化之中的「信貸泡沫危機恐懼症」,落實經濟軟著陸,則必然在可預見中長期時間內,要抑制經濟成長率在頂多不逾5%的水準,而欲使中國GDP成長速率維繫在這一新的、向下調低的「可接受水準」之間,則習李體制當局就必須再三努力,鬆綁對信貸膨脹的種種限制,換句話說,「李克強經濟學」就必須在兩項目標之間,作出衝突性的理性抉擇:一是大幅度寬容「利率市場化」,二是在不導致經濟硬著陸的前提下,繼續「嚴格控制信貸泡沫」。

兩項目標相衝突

截至2013年底為止,從各項客觀指標,迄今都看不出有中國信貸成長率已然低於名目GDP成長率的任何徵兆,反倒是存在已久的「房價和地價泡沫化」或「資產泡沫化」惡化態勢,仍然持續加速滋長之中。

不過,自從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爆發迄今,對中國GDP成長抱持樂觀看法的一方,基本上還是比較「對多錯少」,考量中國特色的經濟社會體質條件,能夠維持長期時間的「經濟軟著陸」,恐怕還是現下可能性最高的一種情境態勢;然則,習李體制當局也應該充分認知,依國際經濟發展經驗,「控制信貸泡沫化」所耗費的時間越長,則一國「經濟硬著陸」的概率也就越高,這對於「李克強經濟學」的策略抉擇,應該具有相當高的政策意涵價值。

從國際宏觀比較的角度看,2014年的中國經濟成長,即使守不住7.5%國政目標值,甚至宕低到5%上下水準,無法作為世界復甦的大引擎,但猶然繼續會是全球成長速率最高的前段班國家。

(作者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經濟 #成長 #經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