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中委會所舉行的「現階段對中政策總結報告」遭到挫敗後,他又拋出舉行中國政策辯論新議題,前主席蔡英文隨即同意。對蘇貞昌來說,這可能是他能夠在兩岸議題再翻身的機會;對蔡英文來說,這樣的辯論可以增加她的曝光度,所以兩人應該都會在新的辯論中各得其利。

討論半年回到原點

只是,民進黨已經花了半年的時間舉行9次的「華山論劍」,結果還是回到原點,新的中國政策辯論是否就能幫民進黨從台獨的泥淖中跳脫出來呢?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民進黨主席的改選已經越來越近,是否還有足夠的時間辯論兩岸議題,讓人質疑。

基本上,蘇貞昌會在對中政策的總結報告中全盤皆輸,並不是謝長廷有多大的力量,可以把「憲政共識」扭轉乾坤,而是他早已提出「憲法共識」等著翻案,再加上蔡英文適時的提出應建立「台灣內部共識」聲援,才讓傾向反中的蘇貞昌輸得無法接招。

所以,有沒有對中國議題思考清楚、準備好才是關鍵。如果在今年5月以前再舉辦中國政策辯論,也許蘇貞昌並沒有時間,或者也沒有辦法再提出一個可塑造性較強的概念來對抗謝長廷和蔡英文的挑戰,蘇貞昌必然還會再挫敗一次。

這也是整個民進黨最大的問題,民進黨早就對「台獨黨綱」有了感情,所以不是某個人或某個派系可以輕易拿掉的,即使柯建銘提出「凍獨」,連列入討論議題都不敢,何況要把整個「台獨黨綱」拿掉。民進黨在1998年第一次舉行的中國政策大辯論,許信良主席所提的「大膽西進」,後來被新潮流系強扭成「強本西進」,許信良最終灰心得只好跟民進黨同志說再見。

可是「強本西進」畢竟只是一項對大陸政策的說詞,1999年所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才是在意識形態上稍微修正的台獨理念,這也是民進黨執政8年內可以向中華民國認同的第一步,特別是民進黨高層可以大聲的向外界說,「台獨黨綱」已經被《台灣前途決議文》所替代。

1991年通過「台獨黨綱」到1999年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相隔近10年;《台灣前途決議文》通過至今早就超過10年,這10幾年來,大陸經濟發展所帶動的社會變化以及兩岸關係,已經完全改觀。

結構已定政策難改

民進黨決定舉行「華山論劍」在時機上已晚,而且每一場會議並不是辯論性質,沒有相當的正反意見激盪,最後一次總結報告會議中,連名稱都被改成「2014對中政策檢討紀要」。現在如果再舉行一次中國政策辯論,各方在沒有充分的準備下,最後難免又變成派系角力,各說各話。

民進黨對中政策的討論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一直無法形成共識之因,還是出在整個黨員的結構,民進黨的黨員不像國民黨都贊成統一,接受九二共識。民進黨的主流是主張台獨,主張應該跟大陸交流者也越來越多,在深綠和淺綠的拔河中,從來就看不出誰輸誰贏,這也是民進黨的對中政策一直找不到定位的原因。

因此,蘇貞昌主張再舉辦一次中國政策辯論,他是否能翻盤,看來也是很難,最多只是要回一點面子,實質的效果還是有限,反而又幫蔡英文和謝長廷創造一個可以亮相的舞台。

(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理事長)

#民進黨 #台獨黨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