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輪中美投資協定談判昨(15)日在上海落幕,這是雙方首次進入文本談判。由於涉及包括勞動標準在內的投資規則等複雜議題,雙方全面談成和簽署協定,可能還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

大陸商務部先前表示,中美投資協定的意義堪比當年大陸加入世貿組織(WTO),而談判的困難度更高。北京商報報導稱,本次召開的第11輪談判首次進入文本階段談判,將開始談最終會寫到談判文本中的內容。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貿易研究室副主任李春頂指出,負面清單的磋商將會是本輪也是接下來談判的重點和焦點。在中美BIT談判的負面清單方面,中國很可能會以上海自貿區的負面清單,以及國家發改委、商務部此前聯合發布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為參考文本,確定相應的負面清單內容。

投資談判比貿易談判更加複雜,因而難度更大。李春頂說:「中國在負面清單方面仍持以謹慎態度,而美國的負面清單系統較為成熟,預計雙方會在此方面談判耗時較長,恐怕至少也要明年才能取得一定進展。」

李春頂預測,本輪談判中可能將主要商定未來談判領域以及負面清單時間表的確定,尚不會進行更為具體清晰的談判。

除市場准入,投資規則也是雙方爭鋒焦點。他說,在達成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的貿易規則後,美國談判團將會進一步提出勞動標準管理體制等更多的投資規則要求,因而進入實質性的談判後,中美BIT談判短期內或難以取得突破性進展。

中美投資協定是大陸首度將准入前國民待遇與負面清單用在雙邊的投資協定上。同時,由於大陸與多數國家有最惠國待遇,這也使得該協定的談判成為大陸對其他國家談判投資協定的範本,格外動見觀瞻。

大陸商務部長高虎城曾經指出,准入前國民待遇是投資自由化的表現,代表大陸將結束對外資管理的審批制,變成只要是內資企業可以做的,外資企業就可以做。

#中美投資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