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防部長蓋茲在回憶錄中建議,歐巴馬應與習近平保持密切關係,因為習對共軍的掌握遠超過胡錦濤。習近平接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時曾經指出,「共軍要堅持用打仗的標準推進軍事鬥爭準備,從實戰需要出發,以軍事鬥爭準備為龍頭,全面提高部隊打贏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能力為核心,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能力。」1月13日,共軍總參謀部發布《2014年全軍軍事訓練指示》特別強調,積極建立「隨時準備打仗」思維,推進訓練與實戰一體化,並要求「打仗需要什麼就苦練什麼」,因為共軍新增的高科技武器仍缺少實戰考驗。

堅持黨領導軍隊

習近平認為在2020年間,大陸雖然仍處於戰略機遇期,但是國際安全環境將趨向複雜;大國間戰略力量重新組合競爭加劇;面對美國推動亞太再平衡戰略、周邊海域形勢變動導致風險升高,以及建設與經濟地位相稱,並與國家安全和發展相符的軍事能量,軍隊建設除按照「三步走」戰略構想推進,並需在「適當時間」設立聯合作戰指揮系統,以增強應對突發事態的協調能力與戰鬥力。

習近平的軍事戰略核心思維與布局如下:第一,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抵制「軍隊非黨化」、「軍隊國家化」論點;第二,高度關注海洋、太空、網路空間安全;第三,努力突破核心關鍵技術,加快轉變戰鬥力生成模式,並提升資訊化主戰武器裝備系統能量;第四,調整優化作戰力量結構,以海軍、空軍、第二炮兵為發展重點,同時並健全有利於聯合作戰的體系機制;第五,集中國防工業領域拓展到經濟、科技、教育、人才等各個領域,提升軍民科技融合層次與發展格局;第六,確立軍事戰略順應和平發展戰略,即在戰略上堅持防禦、自衛和後發制人原則。

從共軍近年積極擴軍的實際行動觀察,其為提高奪取制空權、制海權、制電磁權,以及增強遠海和太空控制能力,正不斷加快武器裝備現代化進程,做為軍事鬥爭準備的物質基礎;同時,共軍已經把軍力發展重點,放在研發新型資訊化作戰平台和精確制導武器,以增強精確打擊能力和資訊化作戰能力;此外,共軍亦研發運用輿論戰、法律戰、信息戰、網路戰、電子戰、心理戰、生化戰、情報戰等新作戰領域的功能,並探索以「不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為主要目的」,而以「斬首」、「震懾」手段,達到「巧戰而屈人之兵」的最大效果。

建統一指揮體系

目前,大陸「北斗衛星」定位導航授時通訊系統,已經開始向亞太地區提供服務。美國方面認為北斗衛星將可為共軍的核潛艦、航空母艦,以及戰略導彈與巡弋飛彈,提供導航和控制瞄準目標的功能;日本軍方則擔憂,共軍自主的北斗衛星系統,已經提升戰略性優勢,並運用在處理釣魚台及南海島嶼主權問題;另北斗衛星除了可以導引控制彈導飛彈外,還可以聯結其他的衛星、無人飛機,以及雷達體系,追蹤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航空母艦,並運用陸基型反艦導彈施予致命攻擊;此外,當北斗衛星定位導航系統完成全球覆蓋能量時,意味中國軍方將有能力發起任何位置的奇襲,或把軍力投射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點,而不必擔心被美國阻撓。換言之,當共軍自主的北斗衛星建置完成後,美國也將失去對共軍精準攻擊的控制能力,導致亞太地區軍力動態平衡出現結構性變化。

整體而言,習近平的軍事戰略思維強調建立統一指揮體系,發揮聯合作戰效能,以增強對突發事態戰鬥力;同時,習近平將把7大軍區合併成5大戰區,並在濟南、南京、廣州等戰區,分別設置「聯合作戰司令部」,管轄黃海、東海和南海,進一步增強海軍、空軍和第二炮兵(戰略導彈部隊)聯戰能力,而海軍建設則是重中之重,包括增加航空母艦戰鬥群與核動力攻擊潛艦;此外,習近平認為完善新型作戰力量領導體制,加強資訊化條件威懾及實戰能力,其目的不在發動戰爭,而是將戰爭幼苗扼殺於搖籃之中。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