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洪案壓力下,立院迅速通過《軍審法》修正案。明定軍法案件移送司法機關。移送案中最令人矚目的就是林毅夫案。近日金門高分檢已決定對此案繼續發布通緝,令人失望。

就法論法,此案早有結論。但國防部先後基於不同政治考量掩蓋事實、扭曲法律,才使林案延宕至今。該部強調林之「投敵」罪嫌「在處理上絕無模糊空間」。然而,卻正是該部製造「模糊空間」操弄此案。

製造模糊的是國防部

林氏1979年5月18日從金門「失蹤」。9月13日金防部正式「檢討報告」已斷定為「叛逃」。按《戰時軍律》第7條「敵前逃亡罪」應處死刑。但該部基於政治考慮決定模糊處理,不僅未通知軍法機關偵辦,還繼續將林認定失蹤、辦理撫卹。直到1983年林妻赴美會夫,該部仍要林家配合續領撫卹金。

直到1998年5月,國防部「祥秘零四七五號令」指出:林員法定追訴期「20年」(當時剩不到1年),若於期限內「回國」,因已不具軍人身分,應由司法機關追訴。2002年5月該部軍法司亦認為:林所涉各罪均已過追訴時效,即使《懲治叛亂條例》第5條「參加叛亂組織」罪,亦因該法已廢,無法追訴。以上見解才是毫無模糊空間的法理結論。

綠營執政後,反中氛圍使反共心態復甦。林案又再「模糊」起來。在前述追訴時效屆滿後的2002年11月,國防部竟發布通緝,稱林所犯「投敵罪」為「繼續犯」,追訴時效「須待其行為終了之日起算」,所以仍可追訴。這是該部發明的另一模糊空間。

首先,《陸海空軍刑法》的「投敵罪」是2001年制訂的新罪。當時林的各罪追訴時效已過,竟被以新罪追溯既往而通緝!何況「投敵罪」本是一「投到敵方」即算既遂的「既成犯」,卻被國防部扭曲為「繼續犯」。前台北地院院長胡致中質疑:此論如成立,國共內戰中「投敵」官兵如今來台旅遊,皆應一一追溯、逮捕問罪。國防部或檢察署敢嗎?

政府應終結敵友倒錯

其次,動員戡亂時期終止後,憲法已按「一國兩區」處理兩岸關係。馬政府本應根據其競選政見,與大陸談判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簽訂「和平協定」,正式終止敵對關係,落實一國兩區。在此之前,大陸即使與台灣仍有矛盾,法律上亦不應認其為《陸海空軍刑法》上的「敵人」。否則目前仍占中華民國領土、驅趕或槍殺我漁民的日、菲、越等國豈不更應算做「敵人」?但國防部2009年9月回報監院對林案的糾正案時,竟主張:依《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及《國家安全法》之規範內容,「其與投敵的概念,在某種程度上類似,可類比認中共黨、政、軍及其控制之組織,係屬軍刑法第十條所稱之『敵人』」。這已嚴重違反「罪刑法定主義」的「類推解釋禁止」原則。後來最高法院也依照此觀念在羅賢哲和袁曉風案中將大陸視為「敵」方。這都是呼應反共反中民粹壓力而與大勢所趨背道而馳的作法。

總之,就林案而言,在法律上林所犯的罪早已罹於時效,無從追訴,現在卻因民粹壓力,使死案復活。兩岸想揮別內戰、走向和平,就應排除內戰思維,從中華民族立場出發,讓林氏返鄉。馬政府更應積極推動當年由國民黨前主席連戰提出的軍事互信機制與和平協定,終結親痛仇快的「敵友」倒錯現象。(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國防部 #軍審法 #林毅夫 #軍事互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