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67年中美斷交,總統發布緊急命令,停止當年立委選舉,我和林毅夫(林正誼連長),於當年10月初時,在林口師部辦的三民主義講習班裡,林連長擔任小組討論主席,他在結論時向士官兵說:「我們未來與大陸是要統一的。」我當時擔任上級指導員,我的職務是旅級處長,我在指導結論時,也補充說:「我們與大陸現在是敵對狀態,將來是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林連長也就沒再說話。是認同或各自表述不得而知,隨後我們就移防金門金東駐防。

民國68年林毅夫失蹤前1周,我在金東師擔任旅處長,與副指揮官到馬山喊話站看他,副指揮官聽完林連長介紹防務後,告知下周某日是大退潮,離對岸角嶼很近,要注意安全,把浮游工具看管好,結果不到1周林毅夫就失蹤。我們師1周內換防變到南雄。大家雖感遺憾,但也不必自責,我告訴副指揮官不必內疚,林毅夫也不是我們說下周有大潮,他才決定跑的,其實他連上也有潮汐表,幾點漲潮幾點退潮,比我們更清楚,而且他本人對天文學也有興趣。只是他的叛逃,當時是讓我感覺傷了國軍士氣與軍譽而難過。34年後,副指揮官說怕林毅夫回台會牽連到他。我回答說這也太離譜了,他叛逃干卿何事,何況當時他的營長、旅長、師長、直屬上官都無事。

林毅夫是為了國家統一的理念而出走,他又是投筆從戎的樣版,因此後來軍方「模糊就是政策」,說他公殉,續發撫卹,後又說他還活著,是繼續犯。

#林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