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來迭創新高,13日人民幣中間價升至6.095美元,距離「破6進5」只有一步之遙。人民幣兌美元進入5時代,顯示人民幣在國際貨幣日益強勢的地位,有利人民幣國際化,但對大陸出口的衝擊也愈來愈大,「世界工廠」地位亦受到嚴酷挑戰,北京如何應對此一新情勢,備受關切。

2013年因為美國聯準會量化寬鬆(QE)退場訊息不斷,再加上日本銀行推出日本版超級量寬政策,引發亞洲各國貨幣對美元貶值風潮,但人民幣對美元卻逆勢升值,全年寫下41次新高紀錄,累計升幅逾3﹪,遠超過2012年0.25﹪的升幅。人民幣的強勢歸因於大陸對外鉅額貿易順差及跨境熱錢持續流入;其中借假貿易或高報出口取得人民幣賺取匯差及利差雙重報酬的套利熱錢,對人民幣升值更有推波助瀾的作用。

進入2014年後,人民幣升值空間顯已相對限縮,原因有三:一是大陸出口成長明顯趨緩,貿易順差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也降至2.2﹪,實質匯率已接近合理區間;二是美國聯準會自今年1月正式啟動QE退場,一般預料,到今年底或明年初可能完全終結QE購債計畫,此勢必推升美元匯價,並引發套利熱錢回流美國,因而人民幣升值壓力可望紓緩;三是中國人民銀行對人民幣匯率仍有絕對掌控權,在亞洲貨幣競貶形勢下,為避免大陸出口受到進一步衝擊,人行匯率政策可能轉向「阻升助貶」。

惟從中長期來看,隨著大陸經濟實力持續提升,以及2020年之前將實現人民幣資本帳開放及可自由兌換,人民幣長期看升是大勢所趨,也必然刺激短期人民幣需求及持有意願。是以,2014年人民幣仍將溫和升值,兌美元匯率進入5字頭是預料中事,全年升值幅度可能介於1﹪~2﹪。

人民幣匯率看升有利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各國央行勢將增加外匯儲備中人民幣資產配置;人民幣作為貿易結算及投資貨幣的比重也將持續增加。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去年9月統計,從2010~2013年人民幣全球外匯交易量增加三倍,所占比重從0.9﹪上升至的2.2﹪,排名從第17名躍升第9名,超越瑞典克朗、紐西蘭幣及港元。另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去年12月數據顯示,自2012年1月至2013年10月人民幣在傳統貿易融資(信用狀及託收款項)所占比重從1.89﹪竄升至8.66﹪,超越歐元及日圓,成為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人民幣的日益強勢地位,很明顯正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另一方面,人民幣升值對大陸實體經濟的影響不容忽視。大陸為減少對出口依賴,正加速改變經濟增長方式,積極擴大內需及服務業發展;人民幣升值有利此一調整方向。但是,大陸經濟增長要和歐美市場脫鉤,從「世界工廠」轉為「世界市場」,並非一蹴可及。

從2005年人民幣匯制改革迄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升幅逾30﹪,實質有效匯率升幅更為可觀,再加上工資上漲、地價飆升,對出口產業造成極可觀的衝擊,也導致大陸經濟增長動能大幅減緩。

是以,在人民幣邁向「破6進5」的新時代裡,大陸經濟全面升級及產業轉型換代刻不容緩。習李推動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從內部市場化改革及對外開放,雙管齊下,希望刺激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可以說這是為大陸經濟力搏新出路的關鍵階段,成功與否,全在於北京當局的決心、魄力和執行能力。

#大陸 #經濟 #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