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創小物瀰漫「小確幸」(生活中微小但確定的幸福)的清新風格,不過法藍瓷總裁陳立恆卻認為,台灣的文創不要只存在消費者的生活情懷,要更實際的發掘更多創作人,並培養管理人才跟行銷人才,否則所謂的台灣文創將難以走向世界。

陳立恆在自己的部落格撰文指出,台灣文創國際化面臨最大挑戰之一當屬「文化逆差」,台灣文創是否能像李安的電影一樣,擺脫沉重的文化隔閡而走進國際中心,端視我們可否培養出兩種服務型的文化人才,即原創型文化服務力及管理型文化服務力。

這兩種文化服務力除了具備高度的國際視野與精準的國際語言,也要懂得用創意與革新的手法,克服文化的障礙,並藉由影像、設計、音樂、改編、行銷等不同手法,掌握全球觀眾淚與笑的最大公約數。

小清新需要大基本功

他說,台灣社會近來還有一種將個人生活中的「小確幸」,錯認為可以感動世界的「大文創」的趨勢。

「小確幸」語出村上春樹描寫「日常點滴中微小而確實的幸福」概念,隱約席捲了整個台灣流行文化。從飲食、旅遊、商場,乃至於影視與音樂,無處不見對它的稱頌。

陳立恆其實也認同村上,沒有小確幸的生活,就像沙漠一樣貧乏,但是真正能夠使得台灣文創發光發熱的推手,不是享受著小確幸的你我,而是那些作品背後的創作靈魂,一個個在彎身埋首裡付出與追求的工匠藝師們。

台灣整體文創地位距離國際中心豈只以道里計,台灣需要更多能夠用「大創作」征服文化隔閡的歸人,而不只是那些在「小確幸」裡和黃色小鴨歡喜拍照的過客。因為,唯有全民投入的藝術賞析、創作追求與自我修煉,並透過原創型文化服務力,及管理型文化服務力的轉化升級,台灣文創才能實現「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的國際化願景。

#台灣 #文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