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即將出刊的《The Banker》雜誌撰文指出,先進國家不斷輸出貨幣,未必有利全球經濟,反而干擾全球金融市場穩定;而透過貨幣政策刺激股市,也無法達到提振經濟效果,仍應從基本面著手。

2014年世界經濟論壇將於1月22至25日在瑞士Davos舉行,英國金融時報集團旗下《The Banker》雜誌特邀彭淮南撰稿,內容提及先進國家實施量化寬鬆政策(QE)的效果,及對全球及台灣金融環境影響。

彭淮南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是1930年代後最嚴重的經濟金融危機,在危機期間,先進國家不得不採取極寬鬆貨幣政策,防止金融體系崩潰,但不斷對外輸出貨幣,未必有利全球經濟,龐大外溢效果反而衝擊新興經濟體,干擾全球金融市場穩定。

至於透過貨幣政策不斷短期刺激股市,彭淮南認為,此舉不只難以提振經濟,也無助於全球金融穩定,應從基本面著手,強化金融監理、增進教育品質與提高生產力等,才能使得整體經濟發揮最大潛能、永續經營。

彭淮南分析,因先進國家在全球經濟的重要性不若以往,與新興經濟體景氣循環同步程度也愈趨下降,因而造成貨幣政策的國際傳遞效果,反而會對新興經濟體產生不利影響。

彭淮南認為,因主要國家貨幣政策牽動國際資本移動,而對新興經濟體金融市場造成衝擊,更成為決定新台幣匯率主要因素,受市場特定訊息影響者,快速進行轉換交易,這種群聚行為已干擾國內經濟與金融穩定。

對於先進國家貨幣政策對全球產生外溢效果的議題,彭淮南援引學者看法,認為在資本自由移動的情況下,不論是哪一種匯率制度,貨幣政策的自主性都會因全球金融循環影響而受到限制,因此應管理資本移動。

彭淮南也暗批,先進國家喜歡透過公開口頭宣示以強化貨幣政策效果,首長對外的發言經常主導全球市場的投資情緒,資產價格也因而上下起伏。如果官員之間意見不一,更易形成雜音,進一步擴大市場波動。

#全球經濟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