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旅憲兵官郭毓龍原本被洪家人喻為是熱血好男兒,卻謊話連篇,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21日在法庭上,痛斥郭毓龍謊言安慰與法庭陳述大相逕庭,「若在不知情情況下我可原諒,但如果是欺騙,我不會原諒這樣的人」。

「郭的說詞切斷542旅與269旅間的連結,過程他都清楚卻未盡職責阻止,就應該要負起應負的責任」,洪慈庸請求法官依法處理。

郭只認「行政疏失」

桃園地院合議庭21日審理郭毓龍利用職務上的機會,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洪仲丘行動自由部分。郭毓龍坦承,處理後勤學校士兵葉鎮宇、542旅陸軍下士洪仲丘及一兵宋昀燊3人均是先收人,才由旅長楊方漢批核禁閉案文件,認為是「行政疏失」,他只能做形式上的審查,並比喻「看守所人員無法反駁法院的羈押裁定」,試圖讓自己無罪脫身或轉汙點證人。

審判長斥明知故為

審判長鄭吉雄痛斥郭毓龍明知《國軍資通安全獎懲》無懲處義務役士官的規定,洪、宋2人送執行時沒有附人評會資料,且旅長楊方漢尚未批核下就將洪仲丘等人送禁閉室剝奪行動自由,質疑郭「昧於自己的認知逕執行案可以嗎?」郭沉默,然後說「不行」。

洪家不接受郭道歉

雖然辯護律師極力替郭毓龍辯駁,還說旅長最後仍簽核禁閉案的文件與郭的執行無異,強調與這3人無怨隙、沒有故意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的無罪答辯,郭毓龍甚至起立向洪家人道歉,洪家人卻無法接受郭的說詞。

洪慈庸說,郭毓龍曾來家裡道歉,還跟家屬說「去年6月24日他(指郭)放假時接到一通學妹的電話,要他執行542旅的禁閉案,隔天會有人與他連繫」。洪姊質疑「若非偽據偽證陳述,在不知情情況下我可原諒,但如果是欺騙家屬,我不會原諒這樣的人」。

#洪仲丘 #洪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