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甲午年,120年前的中日甲午戰爭是我們的國恥,是我們民族永遠的傷痛。

近代中國衰微,遭致列強侵凌,其中尤以東鄰日本為最。早在19世紀中期,日人佐滕信淵、島津齊彬、吉田松陰等先後大肆鼓吹侵華。日本旋於1874年藉端啟釁,兵占我國台灣恆春未果,後擴充軍備,20年後發動甲午戰爭,兵敗我國,迫我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

1907年名滿天下的梁啟超在日本奈良與霧峰林家林獻堂晤面,掬誠告以30年內中國斷無能力救援台灣,台人不可輕舉妄動而無謂犧牲,宜厚結日本中央政要以牽制台灣總督使其不致過分壓迫台人等語,言之也悲,林獻堂深受感動啟發。

1915~1936年間台灣志士改採非武裝抗日路線,渠等深信祖國必定能收復台灣,但「於此刻到來前不可失去民族特性,涵養實力以待時機」,乃啟動一波波文化啟蒙運動,以延續民族傳承及台灣人對祖國的認同。

百年征程 中國大陸崛起

此時中國大陸,孫中山先生認為不推翻腐朽的清王朝無以自救,乃以民族主義為號召,在他鍥而不捨引領的武裝革命風潮下,1911辛亥年終於點燃了革命火花,推翻清王朝,但結果也使得中央威權解體,軍閥割據,內戰連綿,國勢更加不堪。

1933年熱河戰役,國軍第29軍大刀隊居然是以冷兵器力戰侵華日軍。1937年延安抗日誓師大會,軍民所持武器極其簡陋。而日本帝國於1917年竣工的「扶桑號」大戰艦,排水量是高達3.06萬噸,中日兩國綜合國力判若雲泥。

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台灣光復。惟歷經百年戰亂,國家已是極度衰弱。是年10月底國府海軍官兵1500名乘僱用的20艘大帆船,自福建馬江出發駛抵基隆接收日本海軍。5年後的1951年4月,共軍是徵用500艘帆強渡瓊州海峽運兵海南島。就國族的高度俯視,國、共兩黨海軍的徵調帆船之舉,是我國遭日入侵,國防科技倒退的民族悲歌。

甲午血淚教訓,落後就要挨打,鄰國日本入侵,中國人民所受苦難,罄竹難書。1949年中共建政,是中華民族自大清覆亡後的實質再統一,中國大陸除需鞏固因改朝換代及冷戰對峙的內外勢力滲透顛覆外,建立民族基本自衛武力,使中國免於外敵入侵是施政首要之務。故中國大陸以舉國之力,爭分奪秒地引進並發展國防重工業,斯時如錢學森等200多名海外傑出科學家,突破西方重重阻撓,毅然攜眷返回苦難落後的祖國,具體印證那個時代,海外民族菁英也是以振興中華為其時代使命,獻身建設明日中國。

期許兩岸簽署和平協議

歷經60年的風雨征程,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壯大,上年外貿進出口總值首度突破4兆,躍居全球最大貿易國。天津、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內蒙古等6省市的人均GDP所得,超過1萬美元,廣東、福建、山東3省預計2014年人均GDP所得也將突破萬元。中國大陸無人探測器首次軟著陸月球(上圖,新華社),而航空母艦橫空出世,更是我北洋海軍灰飛煙滅後的百年宿願,是民族崛起的標誌。

此一民族崛起盛世,是自甲午戰敗以來,我們民族用盡了一切可能的方法,歷經了幾代人刻骨銘心艱苦奮鬥的成就。今年,適逢甲午戰爭120周年並值日本藉釣魚台啟釁,日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甚至提出「侵略無定義」的謬論,質疑近代日本侵略的歷史,我們絕不可忘卻甲午割讓台澎的歷史,我們絕不允許日寇侵華的歷史悲劇重演。

甲午之役割讓台澎,是我們兩岸人民的共同歷史記憶。日據時期,在日帝鐵騎壓迫統治下,台灣先賢深信台灣終將復歸祖國,並期待它日祖國雄飛世界。今天,神州崛起,台灣先賢所云「祖國中興」的美夢成真。惟兩岸迄未完全統一,始肇因於甲午割台,值此甲午之年,展望未來,我們期許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確定兩岸政治關係,為兩岸復歸統一奠定堅實基礎,這是兩岸人民共同的國族新使命。(作者為大學教師)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