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元月27日教育部召開12年國教課程審議會,通過高中國文科與社會科課綱的「微調」。據報載,由於有些人認為此「微調」乃「去台灣化」,例如歷史科規定須用「明鄭統治時期」而非「鄭氏統治時期」,須用「光復」而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二戰後」或「終戰」等語詞,乃紛紛表達了抗議。甚至台南市長賴清德竟公開表示台南市立高中將拒絕使用依此新課綱編寫的教科書。再早些時,以紀念鄭成功為名的成功大學,有些學生因不滿校方某項行政措施而將該校「光復校區」外圍牆上「光復」兩字毀去,也獲得不少人的聲援。此等行為,令人不解。

據筆者讀史所知:鄭成功本名鄭森,之所以稱為「國姓爺」乃因南明隆武帝(唐王朱聿鍵)賜姓朱,名成功,並封忠孝伯。「延平郡王」之位係南明永曆帝(桂王朱由榔)所封,也是清廷所認同,故台南市才有清同治年間新修之「延平郡王祠」。況且鄭氏三代(成功、經、克塽)皆奉永曆正朔,迄永曆37年(康熙22年,公元1683年)鄭克塽降清乃止。因此,稱為「明鄭統治時期」才是正確的,合乎史實的,也是尊重當時統治台灣之鄭氏三代的。實不能理解何以原課綱必稱之為「鄭氏統治時期」。

再者,澎湖至遲於南宋理宗時已入版圖,元順帝至元年間且設巡檢司。雖明太祖洪武年間廢設巡檢司,但明神宗萬曆32年鎮守福建海疆的沈有容曾諭退了侵犯澎湖的荷蘭人(時稱「紅毛番」)。萬曆30年他也消滅了侵佔台灣(時稱「東番」)的日本海賊(倭寇)。在在表示視澎湖與台灣為一體,皆為大明之所有。無怪乎當年鄭成功之《與荷蘭守將書》中說「然台灣者,中國之土地也,久為貴國所踞。今余既來索,則地當歸我。」光復故土是鄭成功之一偉業,沈葆楨書「延平郡王祠」對聯云:

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

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

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

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

稱讚鄭成功雖然反清復明未成,卻為漢民族光復台灣,是治理台灣的創始者,在台灣開發史上意義重大。

故「成功大學」宜有「光復校區」也。日本戰敗投降,佔據50年的台灣又重歸中華民國所有,稱「光復」應該沒錯吧。

筆者就讀台灣大學時之系主任潘貫教授(1907-1974),台南人,台北帝國大學畢業。日據時期曾任「台南高工」(成功大學之前身台南工學院舊址)教授,也是第一位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台籍學者。

潘教授的《凌雲詩集》有三首有關「延平郡王祠」之七言律詩,謹錄於下。

◆謁延平郡王祠(1933年)

託命深情國士恩

狂流逆挽日黃昏

擎天壯氣猶留蹟

闢地宏圖尚印痕

矢志難回明社稷

忠魂永鎮漢乾坤

雄心萬里埋鯤島

千古孤忠一廟存

◆光復紀念日謁延平郡王祠

(民國34年10月)

(一)廟宇蒼然掩翠苔

禁門今日笑顏開

因公始識尊民族

建國偏生命世才

三紀沉淪愁漢土

一聲光復慶全台

漫天遍地歡騰裡

謹向英靈報喜來

(註:延平郡王祠久為日人所鎖故曰禁門)

(二)大義超然國姓祠

河山光復倍威儀

千秋抑鬱三更夢

一代豪雄百世師

滅虜難回明社稷

開台不愧漢男兒

願王莫記當時恨

笑看青天白日旗

可見前輩台籍學者對「光復」及對鄭成功的認識。

反對新微調課綱者的一個理由,是無台灣史專家參與規劃課綱。但依上文所述,淺見以為用「明鄭」,用「光復」都沒有錯。

謹向台灣史專家請教,不知尊意以為然否?

(作者為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課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