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郝龍斌與新北市長朱立倫最近「砲打中央」的談話,引起媒體熱議及國民黨內的震盪,立刻有人回擊,一位中常委還說:「當家很難,黨員應該服膺黨的領導人,一致對外」。坦白說,這種言論,像是回到了威權時代的國民黨,不但無助於黨的團結與進步,反而曝露了這些人的心態,還未進入民主時代。

國民黨外的輿論又是另外一種角度,「逢馬唱衰」的媒體當然趁機炒作「馬英九跛腳論」,認為民意滑落谷底、任期逼近屆滿的馬英九,勢必無法號令諸侯,無法統整府院黨團步伐,甚至可能淪落到政令不出總統府的地步。

這種「馬英九跛腳論」,有很多動態新聞可以佐證:除了郝龍斌與朱立倫外,連勝文曾痛批馬團隊是大明王朝、胡志強也三不五時說怪話,都可當成「馬英九跛腳論」的證據。接下來的七合一選舉,有多少候選人願意跟馬英九合照,願意被馬主席高舉他的手,都會成為媒體作文章的話題。

這兩種觀點,一個高唱團結,一個全面唱衰,雖然立場與角度截然不同,思維的內在理路卻完全相同,都是「黨主席專權論」:國民黨過去是、現在應該是、未來同樣應該是個一元化領導的政黨,黨主席管一切,黨主席說了算,包括欽定接班人,如果做得到,做得好,這位黨主席自然是英明神武,萬民景仰,如果做不到、做不好,就是昏君、庸主,是失能的領導人。

揭開「黨主席專權論」迷障,回到真實的政治社會脈絡當會發現,問題不在於馬英九跛腳了沒,也不在於國民黨的團結盛況不再,而是社會已經改變,國民黨也必須改變了。經過5次總統直選、兩度政黨輪替,國民黨到了必須全面告別威權政黨體質的關鍵時刻。

台灣兩大主要政黨,民進黨領導人(總統與黨主席)的產生,雖然歷經幾次變化,但是透過黨內共識機制產生的方向基本上從未動搖。多少次黨主席和總統候選人提名內部爭議不斷、衝突激烈,但總是能勉力維持基本的民主與團結,縱使有個別領袖脫黨,卻撼動不了民進黨的大局。民進黨內部運作的「民主性」,即使有若干負面影響,總體來看,還是有助於該黨的政黨形象,呈現在選民面前的是活力與多元,而非僵化與獨裁。

反觀國民黨,即使當年馬王二人競選黨主席,曾經轟動一時,但最後只是在人與人的競爭上分出勝敗,並未創造出民主的競爭機制。國民黨的決策運作始終是一元化領導模式,領導人的產生充滿濃烈的威權色彩。

李登輝是蔣經國指定的副總統,之後繼承大位,雖然他創造了台灣全民選舉機制,但是其最初權力的取得,終究還是來自蔣經國的欽點。從李登輝競選連任到連戰、馬英九先後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國民黨內幾乎不曾見過領導人與接班人依循民主競爭程序產生。

李登輝、連戰在成為國民黨領導人或者欽定接班人的過程中,引發了國民黨的分裂,林洋港、郝柏村、陳履安脫黨參選,後來宋楚瑜亦然,接連的分裂,讓國民黨元氣大傷,還一度失去了政權,國民黨黨內的民主,可說是有制度規範,卻無全面的實踐。

如今,「郝立強」接連放炮,與其從「馬英九跛腳」來理解,還不如從國民黨民主轉型的角度來認識。馬英九之後,國民黨似不再有威權或人氣強人,也不會再有欽定接班,更不會再出現橫掃千軍的超級人氣天王。台灣政治的世俗化、除魅化,勢將迫使國民黨面對接班人產生的民主機制如何實踐的大問題,這不僅僅只是總統提名初選制度建立的紙上作業而已,更牽涉到國民黨內集體領導機制的建立與成熟、黨內派系運作的檯面化、政治領袖的民主與協商精神、政治經濟路線的論辯激盪、黨與廣大社會力的連結等重要課題。

如果這樣觀察「郝立強」的政治動作,我們反而應該鼓勵國民黨內大大小小的「郝立強」們勇於提出自己的主張,並且使之成熟化並具備可行性。在卸任前,馬英九始終是總統兼黨主席,他有足夠的權力與資源來運行政府機器,為民服務,這也是他唯一應該做好的事。

至於國民黨的接班問題,現任黨主席當然應該中立,並協助建立好完整可運行的初選制度,讓候選人提出政治與政策主張,透過爭取民意的支持,民主的產生未來國民黨的領導人。這是國民黨的福氣、台灣的福氣,也是馬英九的歷史定位之一。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