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紮麻將桌。(蔣嘉凱提供)
紙紮麻將桌。(蔣嘉凱提供)

為了親手送癌末父親走完最後一程,年薪百萬的遊戲製作人蔣嘉凱轉行成為遺體修復師,憑著模型專長,引入各種修復骨骼皮膚的新材質,另創立紙紮設計公司,事業成功。近日出版由他口述、張倩華執筆的《天堂建築師》,述說戲劇化人生與看盡的生死場面。

和父親一樣脾氣硬

蔣嘉凱1980年出生,2008年踏入殯葬業,至今「服務」過上百具大體。他頭髮梳理有型,一身熨燙平整的西裝,說話從容溫文,以年輕新貴的形象,揭開「遺體修復師」的神祕面紗。人生峰迴路轉,他卻一句話帶過:「性格決定命運。」

「我的脾氣很硬,想做一件事就做到底,這點跟我爸很像。」蔣嘉凱的父親是個剛烈的黑道大哥,他從小卻被隻身送往新加坡念書,上大學前才回台,與父親長年疏離。

練膽量苦學基本功

直到父親罹癌,他一方面想彌補父子空缺的時光,另一方面要籌錢為父親治療,加上偶然認識擔任遺體修復師的好友,就靠朋友帶領走上這一行。後來他從淨身、修復、化妝到火化一手為父親打理,後事圓滿令他欣慰。

他坦言入行最重要是「膽量」,雖然他第一次見到慘死的大體就狂吐,「但都走到這一步,我想撐過去。」他說,當初從市場買回豬肉苦練,「用刀切、榔頭敲、玻璃割,只要學會縫補這三種傷口,基本功就有了。」

修復客戶美美上路

書中描述他見過或聽過的悽慘死狀,如跳樓現場找不到遺體的頭,禮儀師點完三炷香後,在遺體脖子看到黑色物,一摸是頭髮,一抓,竟把整個頭顱從胸腔裡拉了出來,原來落地時撞擊力道太大,整顆頭被塞進身體了。

還有燒炭自殺,結果起身被爐火活活燙死的,皮膚整個酥碎,內臟掉了滿地。

他感嘆台灣的遺體修復遠不如國外受重視,多靠土法煉鋼,他苦心鑽研各種技術材質,如骨頭怎麼銜接、用什麼作仿真皮膚、尋求眼球最好的替代品等,希望把「客戶」修復美美的上路。

工作時他也習慣對「客戶」說話,如「這一針會痛喔,忍耐一下。」「你這麼帥,怎麼不小心弄成這樣?」

黑色幽默調適自己

經歷過一次次震撼教育,他越來越淡然處之,更佩服許多前輩的豁達,如他笑稱曾有老師傅不以為意地把宵夜羊肉爐,冰在無名女屍的冰櫃旁;某年輕禮儀社老闆常用喜歡的AV女優的名字寫輓聯給自己,希望往生時有眾女優輓聯相送的排場,這種「黑色幽默」也成了他調適的方法。

相對於設計遊戲時看不見玩家,蔣嘉凱認為遺體修復師能第一線面對客戶,他秉著服務業精神,「最大回饋就是看到家屬露出安慰和滿意的表情。」

#遺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