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努科維奇似乎逢四必衰,2004他被「橙色革命」趕下台,2014又因為群眾示威而倉皇落跑,被國會免職的他大勢已去,搞不好還會被捕被審被關。隔了整整10年,他還是擺脫不了被民怨推翻的命運,但烏克蘭會重演「橙色革命」,也看得出這些年來在原地踏步。

上次亞努科維奇下台,是被瓦解蘇聯帝國的自由改革風潮給推倒,當時那股從波蘭吹起的「蘇東波」,讓共產主義的信仰與體系宛如遇到陽光的吸血鬼,衰敗腐朽原形畢露後崩解破滅。如今橙色革命出現2.0版,因為昔日的吸血鬼似乎又復活了,那個被俄國霸權控制的歷史將再重演,亞努科維奇不只倒向了俄國,也倒向了原已被翻頁的過去,並且斷絕了烏克蘭向歐盟與西方接軌的未來,而這是激怒人民的最後一根稻草。

所得僅波蘭的三分之一

說最後一根,是因為這些年來烏克蘭經濟差得不得了,本來還是蘇聯帝國裡的重要一員,如今平均所得甚至只有波蘭的三分之一,更不要提捷克或其他新興國家了,因此民眾怨氣衝天。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亞努科維奇,他2010年才捲土重來再度當選總統,之前掌權的可是橙色革命領袖尤申科和「天然氣公主」季莫申科,但他們兩人治理無方,互鬥倒是卯足了勁。加上俄羅斯總統普丁對烏克蘭倒向歐盟非常不滿,以天然氣漲價等手段懲罰烏克蘭的反俄政權,接著又遇上金融海嘯,讓烏國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當然,亞努科維奇也是一個糟糕的領袖,他兩歲就變孤兒,混過幫派犯過罪,這樣的人居然也能爬到總統之位,可見得多麼強悍狠毒而且不擇手段。2004年大選時,反對派領袖尤申科本來是個大帥哥,結果遭人下毒,雖然僥倖不死,一張俊俏的明星臉卻變成了坑坑疤疤的月球臉。亞努科維奇再度掌權後,把季莫申科判刑下獄,其罪名與程序都充滿瑕疵,顯然是藉司法行政治迫害,歐盟因此一直以釋放季莫申科為烏克蘭入歐盟的條件。這位前美女總理在牢裡過得很慘,還被獄卒痛毆,現在行凶的獄卒應該已經皮皮剉了吧。

說來,讓烏克蘭演變到今天的政變,普丁要負很大責任。他既要在重掌克里姆林宮後建立政績,又要確保2016能順利連任,在經濟表現不佳的狀況下,便以恢復國威重振國際地位為重點,力推「歐亞聯盟」。他知道烏克蘭經濟搖搖欲墜,便祭出大筆貸款和廉價天然氣利誘亞努科維奇,當然私下少不得承諾支持他繼續執政,以致於亞努科維奇在最後一刻取消和歐盟簽署合作協議。

這不只是和誰簽合作協議的問題,而是一種國家路線的選擇,烏克蘭要往西走,還是回到東邊俄羅斯的懷抱?它的意義不只在眼前,更在未來整個國家的發展方向,顯然亞努科維奇的意向和大多數民意是背道而馳的。

遙控烏國政局 普丁失算

烏克蘭之於俄國,有許多層意義。戰略上它鄰近俄國,倒向歐盟和北約必然對俄羅斯不利;人口上它擁有最多俄羅斯移民(約800萬),烏克蘭東部和南部講俄語者眾,和俄國關係密切,俄國無法置之不理。而在民族情感上,烏克蘭是俄羅斯起源地之一, 這從「基輔羅斯」的古名即可看出,很多人認為俄、烏根本是一家人,因此烏克蘭棄俄別抱,對俄國也是一種尊嚴與情感上的失落。

但普丁這次失算了,一來,他的手法太過粗糙,先是強硬警告並採取貿易障礙措施,恫嚇烏克蘭不得與歐盟簽協議,接著再以重利引誘亞努科維奇轉向,吃相著實不佳。二來,他沒有料到烏國民意會有這麼強烈的反彈,可能在俄羅斯呼風喚雨習慣了,以為烏國人民會歡天喜地接受俄羅斯的慷慨援手,從此心悅誠服重回俄國懷抱。三來,他沒想到亞努科維奇是這麼一個遜咖,對付反對群眾,先是通過毫無道理的反示威法,又強力鎮壓造成百人喪命。如今他的豪宅曝光,貪瀆奢華行徑傳遍全球,再也不會有政治影響力,普丁失了這個傀儡,以後要遙控烏國政局就比較難了。

烏克蘭白耗了這10年,不管將來要往西還是往東走,身子底先就是弱的,沒什麼籌碼去交涉。站不穩,不管倒哪邊都是悲哀。

#烏克蘭 #亞努科維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