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被釋放後立即搭機由哈爾科夫抵基輔廣場,雖然她說要競選5月間舉行的總統選舉,但卻拒絕出任臨時政府的總理。一種說法是她不願「屈就」,其實這說不通,因為擔任現在的行政長官後,手中掌握行政大權,正好為競選鋪路,是有利的,然而,真正原因何在?

真正原因應是,她解決不了烏克蘭現在面臨的困局,困局就是經濟問題。

「祖國黨」是這次示威行動的主力,黨領導人亞申于克是與亞努科維奇簽署協議者之一,他有望將來競選總統,但現在他說:「烏克蘭國家財政狀況極為糟糕,國庫空虛,沒有錢償付債務,國家已瀕臨破產狀態。」

季莫申科固然是歐盟所寄望的烏克蘭領導者,但她能期望歐盟及美國立刻為她解決這問題嗎?倘若搞不好,反而拖累了競選總統之事。

歐洲議會外交委員會主席布洛克說:烏克蘭新政府成立後,歐盟將為其推動改革提供200億美元援助,但似乎比俄羅斯承諾亞努科維奇150億美元更多,但這話可靠嗎?再說即使能湊起來,依歐盟的慣例,沒有種種附帶條件嗎?而且遠水解不了近渴,它不可能像普丁那樣有權即說即行。

而且要面臨俄羅斯的反制,俄羅斯的作法可能是:取消已承諾的150億美元購買歐洲債券、取消不久前給予的天然氣優惠價格、大幅提升烏克蘭向關稅同盟出口商品的關稅。這對烏克蘭經濟的傷害有多大?

2004年「橙色革命」後,烏克蘭人歡天喜地的認為從此可以得到歐洲的援助,將會過上好日子了。但不久就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現在似乎是歷史重演,美國與歐盟究竟有什麼實力與意願幫烏克蘭復興?這是很迫切的事,但連季莫申科都可能有這種懷疑。

#烏克蘭 #季莫申科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