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以來,西方列強利用極右勢力、納粹分子充當打手是樂此不疲。科索沃、波斯尼亞、克羅地亞、格魯吉亞都是先例。對第三世界則是大力扶持原教旨主義恐怖主義集團。這也算是後冷戰時期的新生事物。

這些年國際上發生的大多群眾遊行示威活動,本質上與自由民主毫無關係,而是由於攻打伊拉克之後油價、物價飆升,再加上使用糧食提煉燃料以及大批投機資本集中於主糧的期貨交易,導致國際市場糧價飛漲與民不聊生的絕境。尤其是2008年美國以次貸騙局所引發的全球性經濟危機,更是給這批駱駝,再添加一根致命的稻草。以烏克蘭為例,2008年至2009年的成長率便遽然由2.3%降為負14.8%。

法西斯組織死灰復燃

於是乎一系列窮國老百姓不明所以,自發地上街示威抗議,卻意想不到被西方列強利用來按照自己的戰略部署重新洗牌:或是發動侵略戰爭,靠狂轟濫炸使某些國家倒退至百年前的部落社會狀態;或是對他國內政進行干預,以便即刻換上親美傀儡政權。

二戰時期烏克蘭犧牲人數高達15%人口,其中包括一百萬猶太人。劊子手不只是德國納粹,烏克蘭法西斯分子也起了很大作用。這些法西斯徒子徒孫如今打出「自由」(Svoboda)旗幟借屍還魂,後患自然無窮。

最近美國的「歐洲及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維多利亞·紐蘭(Victoria Nuland)透露,為使烏克蘭投靠歐盟,已花費了50億美元的活動經費。最近一系列的新聞報導顯示,實際上街頭反政府的一方在濫用暴力,甚至還非法占據市政廳數月之久。警方也是在數人死亡,180多人受傷,60多人因受槍傷赴院治療之後才進行自衛反擊。

當前該國最為引入矚目的是法西斯組織(Svoboda)死灰復燃,而且在反政府活動中起了領導作用。如此一個瘤腫今後如何排除,當然又成了歐盟的負擔。國際政治領域,製造亂局、一石二鳥,就是維持優勢的最佳手段。

烏克蘭二戰時代就有與德國合作的法西斯集團,他們曾積極配合德國侵略者,參與殺害本國左派、自由主義派、民族主義派,以及少數民族。這批人部分出於經濟利益,部分則受納粹思想影響,也有部分根本就具有一些日耳曼血統、與「優越民族」認同。該現象不止是存在於烏克蘭,甚至當前法國、俄羅斯、荷蘭、北歐、南歐都有一些。

製造亂局 霸權維持優勢

據調查,每個社會都有15%人口的潛在極右、仇外、懼外分子。在一般行政機制有效管理情況下,他們多相安無事;然而一旦受到挑撥、教唆、支援、培訓,便可全部調動起來,甚至綁架整個社會。就這點,烏克蘭納粹分子的死灰復燃與德國毫無關係,美國才是真正的幕後主持人。

至於烏克蘭極右派的思想武裝,譬如他們使用的紅黑旗與Wolfsangel(德國納粹的狼鉤標誌),以及與日耳曼認同、視斯拉夫民族為幫傭、低等民族的種族主義思想,自然又與德國的新、老納粹運動脫不了關係。這點,只消看看台獨分子的種種表現,就可知道他們的思想源泉與日本極右運動和美國新保守主義只有一步之遙。

歷史上,烏克蘭與俄羅斯唇齒相依,人口近半數為俄羅斯人,其存在並非依靠沙俄或蘇聯時期的殖民政策,而是東部、南部與俄羅斯接壤地帶一向屬於俄羅斯。

烏克蘭重工業集中在俄羅斯人的生活圈,全國能源也依賴俄羅斯的低價供應,經濟發展更是需要俄羅斯提供大量資金。這一切,並非歐盟、美國及國際貨幣基金所能取代。往後一旦東西分裂,猶如台灣獨立,對本身毫無益處。然而,霸權製造亂局、製造分裂的目的從來就不是為了給目標地區任何好處,而是拖延其發展過程,維持己方的優勢與霸主地位。(作者為大學教授)

#烏克蘭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