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看遊記的親友說土耳其地大物博,寥寥千字讀不過癮。此話雖然賴皮,可是既然提出要求,作者勉力以赴,於是故事繼續……

話說伴遊老先生在伊斯坦堡第一晚甫出旅館就碰上詐騙集團;體面年輕人自稱下榻酒店員工上前搭訕,謂土國人民族性熱情好客,有緣相遇,他有一小時晚飯休息時間,想為本店貴客導覽市容,同去同回,兩不相誤。一番話合情合理,老先生不疑有他,欣然接受邀約並且慨允飯錢車資,結果計程車跳表5元本地里拉(約2美元),無牌導遊就要求停車,說面前那間酒吧樓上可以全覽勃斯普魯士海峽風光,是本地人的私房景點,萬萬不可錯過。

「最後有沒有看到風景呢?」老太太天真地問。

最後風景沒看到,看到一張以里拉計價等值兩千美金的帳單;騙子佯憾店家欺客,表示他也無可奈何,惟願平分買單。於是老先生喝了杯一千美金的啤酒,而且在忽然閃出的數條窮兇極惡大漢的脅迫下掏出皮夾。所幸剛履寶地的遊客在機場兌換的本地貨幣有限,遊走法律邊緣的店家也怕事情鬧大招來警察,拒收美金或信用卡,結果小小破財不足為訓,還盜亦有道──人家留了50里拉讓他搭車回旅館。

「旅館一下就到了,司機說講好的車資二十,單位是美元,不是里拉!可是我去的時候只付了五里拉。」老先生倉皇逃離黑店,不敢在門口叫車,英勇鎮定地過了馬路還小心談妥車錢才上,沒想竟二度遭訛:「太可惡了,這裡還有沒有誠實的人了?」

大城市騙子太多,天真二老窮於應付,花數日匆匆瀏覽伊斯坦堡主要名勝古蹟後決定下鄉:飛往土耳其中部的卡帕多西亞,參觀精靈煙囪奇石和乘熱氣球。

「熱氣球不久前才掉下來過一個,」老太太問代訂機票的旅行社老闆,「要不要買額外的保險?」

「不用,」老闆大號「窩闊台」,自稱蒙古後裔,和「突厥」不同種族。可惜我的漢族眼睛無法分辨他跟馬路上土國民眾的差異。他說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子孫,名字隨了偉人的兒子就是血統保證,「中國英雄」之後不打誑語:「熱氣球都運行了多少年了才掉一個,比乘飛機還安全。放心吧,那裡是我的家鄉,接待你們的人有我的堂房兄弟,保證你們平安歸來之後會來謝謝我的。」

後來?雖然疙疙瘩瘩稍欠完美,窩闊台成功賣出的套裝行程基本兌現。住「岩洞旅館」套房當然沒他老兄形容的那麼浪漫,現代化洞穴裡的暖氣、冷熱水、吹風機、雪白的床單毛巾,也足以讓因空氣中充滿石灰岩味兒而淚流難止的遊客感恩入睡。基督徒逃避羅馬軍隊追殺,鑽山入地躲藏的血淚史,千年後造訪遺址依然怵目驚心。在火山形成的地形地貌之上,乘熱氣球從空中忽高忽低俯瞰則有奇趣,跟在地面遊覽大不同,老夫婦算開了眼界。雖然我非常確定那個早上大家乘坐的熱氣球籃籃超載,可是既然我還在這裡應命報告土國旅遊見聞,安全堪虞一章也就揭過不表了。

#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