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師聯盟盼12年國教將本土語列入必修課程,筆者認為有商榷餘地。

母語,顧名思義是母親所說的語言,台灣地區母語何其多?北京語、山東話、四川話、閩南語,以及十來種原住民語言。眾多不同的語言,若要由學校設堂教學,要以何者為共同學習對象?

我的祖先來自泉州,歷經兩百年後的今天,我認為我使用的已是走了樣的泉州閩南語。我聽到宜蘭腔或鹿港腔閩南語,就是感覺彆彆扭扭。因此,光說是人口較多的閩南語教學,教材的編撰就不容易,民眾的接受度也不會高。第二大族群的客家同胞,南北不同的語系,如何教起呢?

現在的部訂課程綱要:把國語科每周的授課時數,中高年級由9節降至5節。減少的節數那去了?被一節母語,兩節英文占去了。我們不反對人民使用母語講話,甚至於希望母語能創造高雅的地方文化,但不希望因政府倡導母語,而規定學校教學母語。因為母語的通用價值有限,而且阻礙了國語文正常的學習。

鄭重期盼廢除母語教學,英語則由四年級開始指導,一到六年級都要加強國語教學,提升國語文讀、說、寫、作的基本能力。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