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右)在1946年曾與趙一荻同被軟禁在五峰清泉,圖為兩人用餐的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張學良(右)在1946年曾與趙一荻同被軟禁在五峰清泉,圖為兩人用餐的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張國立以《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一書紀念一代傳奇人物。(本報系資料照片)
▲張國立以《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一書紀念一代傳奇人物。(本報系資料照片)

一張菜單,一場飯局。一頓原訂大年初一的飯局,卻牽動敏感神經而拖到了年十六才吃成。作家張國立根據一次歷史上真實存在過的飯局,透過張大千宴請張學良這場「張大帥請張少帥」的「轉轉會」餐敘,將張學良的流放人生寫成小說。

「軍政府在民國34年後就沒有了,張學良後半生大部分時間被軟禁其實是不合法的。」張國立回憶自己當年念復興高中,時不時因蹺課而在學校後山遇見的「老先生」,事後才知正是傳奇人物張學良。「老先生」當時總訓他:「又蹺課!」

多年後張國立擔任《時報周刊》總編輯採訪張學良時,兩人還憶及這段過往。而以張學良為主角寫小說,也在那時候就已在張國立心中埋下種子。

4好友輪流作東聚會

當年,張大千、張學良、張群、王新衡4個好友每月輪流作東聚會,自稱「三張一王轉轉會」;張大千在民國70年宴請張學良夫婦並寫下的菜單,至今也確實存在,據說經拍賣後由林百里所收藏。

張國立從這段軼事寫張學良,因為自己所見的張學良「認命,人生變得很簡單!」接受採訪時張學良有很多事不願說,但也強調「我願意講的都是真話。」

大器少帥與義氣大師

在張國立看來,張學良因西安事變而被幽禁了55年,但他寫給蔣介石的輓聯「關懷之殷,情同骨肉;政見之爭,宛若仇讎」可見公私分明。

張國立感慨:「那個時代中國男人視野和氣度之高,這一代中國人已沒有這種感覺!」

他認為張學良一生是為了朋友而甘於把自己龜縮至小角落,斷絕了和舊時部屬的往來,甚至,「他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回家鄉,但是為了不讓在台灣、東北的朋友為難,他最後仍選擇在夏威夷辭世。」

除了從張學良身上看到的大器,令人動容的還有張大千的義氣。當年張大千回台,一家媒體把「張大師」誤植為「張大帥」,從此張學良總叫張大千為「張大帥」,而「大帥」深知「少帥」雖拮据卻不願麻煩朋友,因此總是作畫送少帥,張學良晚年遠走夏威夷,基本上靠賣畫成行。

「過去,兩岸都避談民國史!再不寫,民國史就更難拼湊。」張國立費時3年,爬梳史料寫張學良,希望那一代人不至於被遺忘。

#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