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科技部即將正式掛牌,面對全球科技產業瞬息萬變的激烈競爭,不但相關資訊通信產業寄以高度關切,媒體與數位內容產業也充滿厚植實力的期待。

科技來自人性,人性不斷創造需求。就媒體來說,自從數位整合打破媒體的傳統定義與固定形態後,科技即與媒體興衰交織成焦孟不可離的唇齒關係。當今,廣義的數位內容與媒體數位化,就是在追求:一、降低製作與接收成本、擴大效率;二、追求方便即時的製作與傳播;三、擴張傳統工具無法突破的地理範圍;四、直接有效傳布到個別需求的使用者;五、提供簡便平等的創業與開發新內容新工具的機會;六、立即同時完成討論分享的人際傳播;七、調節營運模式、謀取最大的經濟利潤。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媒體依存的環境與政策,是否建構起對應新科技的軟硬體。

台灣從「兩兆雙星」開始,就說要發展傳播、資訊、數位內容,講到嘴角都是口水。但一樣的10年,美國從「車庫產業」創造的數位內容和工具,多數成了全球的領導產業,提供媒體數位變型的平台。

日、韓熱門行動通訊媒體,突破疆域,成為國際品牌和新的傳播載具。大陸的搜尋、購物、簡訊、影音、社群平台,都進入全球領先品牌的行列。10年過去,台灣還處在「數位落差」的嚴重鴻溝中怠速空轉。

癥結就在台灣承載數位創新基礎的首要設施,網路建構品質離離落落,造成依賴網路基幹所應壯大的相關軟硬體產業,無法有效率的找到運營模式。

拿全球各國網路速度與品質排行榜當指標,來檢視數位內容、行動工具或媒體產業的興盛,更可看出基礎設施落後、遊戲規則不明、整策方向不定,都嚴重耽誤創新發明與產品市場化的關聯性。全球網路基礎與品質評比,韓國第一、日本第二、香港第三。難怪韓國數位通訊科技及內容產業,全力配合政府明確政策,在研發、內容、工具與運用上,跟歐美並駕齊驅。

網路基幹像高速公路。一條動輒塞車、聯結不易、計費高昂且不合理的通路,如何能夠匯聚經濟群落?沒有經濟群落,如何能吸引相關軟硬體應用產業投身相許?乏力投入的產業,如何能提供低廉有效的創業機會?產業不盛,如何能夠透過實踐凝聚遊戲規則?台灣數位產業、數位內容、媒體產業無法多元、多面貌、多種規模的發展,難道政府無力解決?

許多已開發及開發中國家,早把數位內容與數位產業,當成新的經濟規模。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國情咨文中正告美國企業界及美國人民,數位智財權的收益,遠遠超過傳統工業的產值。台灣的決心,在哪裡?

事實上,數位網路進化模式多不勝數,代代之間的生命周期越來越快,可選擇介入的手段更多。但無論傳統的循序漸近,或如大陸的跳躍模式,都需要統合規畫整合政策。過去,規畫台灣資訊產業、數位內容與媒體數位化的行政部門,有經濟部、文化部、NCC、國發會、科技部的前身國科會。但若非基於各自部會的主觀,經常掛一漏萬,就是缺乏整體思考,令出多門。

台灣民間其實擁有滿可貴的創新競爭力、開發數位科技能力與豐富媒體內容的潛力。例如曾或Google大力贊賞、由台灣自行開發過濾來電的應用程式whoscall,去年底獲line母公司naver高價收購,即是台灣展現創意的例子。科技部應該扮演火車頭的角色,前瞻規畫,統合政策,鼓勵培養民間創新,帶領台灣參與這場毫無退路的競爭。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