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變天後,美國與西方大多數情報分析家顯然低估俄羅斯總統普丁必須掌控烏克蘭或至少將克里米亞納為禁臠的決心,以致俄羅斯國會上下兩院一致通過授權普丁出兵烏克蘭消息傳出後,都深感震驚。

美國與西方情報圈誤判普丁不會入侵烏克蘭或克里米亞,主要是根據以下5項理由。第一,即使普丁對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遭到烏克蘭臨時政府透過「非法」或不合民主程序的方式罷黜感到不滿,但可能會默認烏克蘭變天的「既成事實」,不會輕易用兵。

西方打如意算盤

第二,烏克蘭不是小國,擁有一定的自衛力量;俄羅斯雖然擁核自重,但傳統武力已經式微,不僅難望美國項背,甚至不敵中國大陸、英國、法國及德國。

第三,俄羅斯近年大力投入國防經費整頓軍隊,將以往大型裝甲機動部隊調整為小型快速反應部隊,以便更有效地投射軍力。俄羅斯革命性的軍事轉型尚未完成,此時用兵可能緩不濟急。

第四,普丁6月初將在舉行2014冬奧的索契主持「8大工業國」(G8) 年度高峰會。如果他在G8峰會前入侵烏克蘭或克里米亞,可能不利峰會召開。

第五,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未來烏克蘭可能會像冷戰時期東歐衛星國一樣成為俄羅斯的經濟重擔。烏克蘭經濟沉痾日深,鋼鐵和工業機械等出口產品的外部需求疲軟,加上人為操縱幣值,將匯價維持在高點以支付進口並償付外債,讓出口更是雪上加霜。國際信評機構在烏克蘭危機爆發後,認為政治危機將危及烏克蘭政府的償債能力,因此標普下調烏克蘭長期債信評等,由CCC+降至CCC。他們懷疑,一旦俄軍占領烏克蘭,可能沒有能力接管殘破的經濟。

然而,美國與西方情報圈顯然錯估形勢。首先,克里米亞與烏克蘭對俄羅斯的重要性遠遠超過車臣與喬治亞。1954年,蘇共總書記赫魯雪夫將克里米亞送給烏克蘭示好,但仍將黑海艦隊基地設在克里米亞的塞凡堡軍港,上次續約授權俄羅斯使用到2042年。而烏克蘭不僅是俄羅斯穀倉,更是俄羅斯建造海軍航空母艦、巡洋艦與大船艦的重鎮。如果莫斯科對戰略價值不高的車臣與喬治亞都不惜用兵,為何會對戰略價值極高的克里米亞與烏克蘭手軟?

其次,以作戰能力而言,俄羅斯可能不敵美國、中國大陸、英國、法國及德國。可是,俄羅斯的傳統武力對付車臣、喬治亞、克里米亞甚至烏克蘭卻綽綽有餘。

俄羅斯絕不手軟

第三,雖然俄羅斯革命性的軍事轉型尚未完成,但對普丁來說,攻打克里米亞與烏克蘭,不正好是「以戰代訓」的好時機嗎?

第四,對普丁而言,反正美國總統歐巴馬與許多西歐領導人都拒絕參加索契冬奧,讓他顏面無光;如果他們一起排斥6月初G8峰會,當然會讓他進一步顏面掃地。不過,確保烏克蘭或至少確保克里米亞在俄羅斯手中卻攸關國家利益。對普丁來說,顏面與國家利益孰重,應不是太難做的選擇題。

第五,美國與西方情報圈顯然忽略了克里米亞與烏克蘭對俄羅斯的重要性。問題是如果普丁在克里米亞與烏克蘭問題上手軟,未來他將面對俄羅斯境內或周邊鄰國無窮盡連鎖反應。

從烏克蘭動亂與變天以來,美國與西方似乎除了喊話或空言恫嚇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具體配套措施。美國總統歐巴馬要求俄羅斯降溫自制,警告莫斯科如果侵犯烏克蘭主權,將會付出「代價」,國務卿凱瑞呼籲俄羅斯不要犯下「歷史錯誤」,這些對於已經箭在弦上的莫斯科來說,可能無濟於事,不具任何道德勸說力量。何況,普丁對歐巴馬在攻打敘利亞卻功虧一簣的決策考量已經清楚掌握,最近莫斯科一連串的布局與作為應是進一步測試華盛頓的決策能量,而如果美國與西方國再沒有新的大動作,則俄羅斯的出兵攻占烏克蘭或克里米亞應是指顧間事。

(作者為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

#烏克蘭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