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廣土眾民,獨立後為歐洲第二大國,走上西方民主路線。軍隊國家化保持政治中立,但繼承了前蘇聯部分軍事實力及軍火重工業。烏克蘭資源豐富,素有「歐洲穀倉」之稱,有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工,加上鄰近歐盟市場,且與俄羅斯及獨立國協的關係特殊。左右逢源的烏克蘭,看起來應該是個擁有光明前景的新興國家。

然而,烏克蘭雖然擁有民主制度,但過去十數年來,幾個主要的政客尤申科、季莫申科與亞努科維奇合縱連橫,幾上幾下,循環殺伐,政治動盪。使得歷屆脆弱的民選政府無力解決國家面臨的重大經濟危機。更糟糕的是:法治精神已被歷次的「修憲」以及「革命」徹底摧毀。憲法形同具文,民選總統兩次被「街頭革命」拉下馬來。

因此,獨立23年的烏克蘭,人均所得全球排名僅第137,經濟體系全賴俄國提供廉價的天然氣及貸款維持少數產業的持續運作。經濟的惡化,使得烏克蘭成為新娘輸出國以及尋芳客口中物美價廉的男人天堂。

從各種角度來看,烏克蘭都是一個典型的失敗國家。

烏克蘭長期是俄羅斯帝國以及前蘇聯的一部分。烏克蘭的地理和人口複雜,這涉及到百年來俄烏邊界的多次移動。二次大戰蘇聯從波蘭東部割了一塊領土,再讓波蘭拿德國領土作為補償。1954年為慶祝俄烏合併300周年,時任蘇共領導人的烏克蘭人赫魯曉夫,將克里米亞等原本屬於俄羅斯的領土劃給了烏克蘭。因此當代的主權國家烏克蘭,東邊是俄羅斯人為主,中部是烏克蘭人,最西邊是波蘭人。它的疆域劃分和民族構成都是人為的、有其不合理之處。難以形成統一且團結的獨立國家,這是烏克蘭政局長期不穩的民族因素。

俄語中的烏克蘭即是邊界之意。可見俄羅斯始終將其視為本族文明的外圍部分。俄羅斯的石油與天然氣等都是透過烏克蘭供應歐洲。烏克蘭對俄羅斯也極具軍事價值,俄羅斯的黑海艦隊總部即設在控制黑海的克里米亞─是俄羅斯從彼得大帝到凱薩琳大帝,從土耳其帝國奪來的出海口,自然不會輕易放棄。

從俄羅斯的角度來看:西方一直在煽動烏克蘭遠離俄羅斯,阻撓烏克蘭與俄羅斯重新經濟一體化,完全不顧俄方利益,公開支持反俄勢力上台。由於烏克蘭事關俄羅斯的國家尊嚴與民族安全,因此普丁才決定強力干預,不允許烏克蘭脫離俄勢力範圍。

俄羅斯仍然稱呼亞努科維奇為烏克蘭的總統,亞努科維奇以及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都呼籲俄羅斯干預烏克蘭的非法政變,這使得俄羅斯這一次的進軍,要比上次軍事介入喬治亞更具有正當性。

美歐現在的經濟都非常疲弱,沒有與俄羅斯攤牌的準備;美國軍事優勢對俄羅斯也起不了任何嚇阻作用;美國在阿富汗,在伊拉克的戰爭還沒有結束;烏克蘭的新政府並不是民選政府,合法性仍存在疑問。因此,要說服美國民眾為了烏克蘭流血打仗的可能性甚低。

更何況烏克蘭連海軍總司令,海軍艦艇以及東南方的武裝力量大批叛降,顯然烏克蘭新政府自身能否支持下去,仍有嚴重的問題。

俄羅斯已經迅速出兵控制了克里米亞。北約稱俄羅斯威脅歐洲和平與安全,美國譴責說俄羅斯說出兵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侵略行徑」,會「付出代價」。但當牽涉國家利益時,俄羅斯向來願意不計代價。

烏克蘭的教訓可以總結幾點:

第一,民主形式無法解決一切問題,國家必須學習自我改革,改革之後的經濟成功才是走向民主、富強的真正希望所在。因此,如何實踐民主,如何解決橫亙眼前的問題,讓民主推動國家前進,而不是利用民主民粹把國家帶向僵局以及動盪不安。

第二,美俄有可能從烏克蘭的危機之後轉向長期的僵持,新冷戰開始,中國很可能再次左右逢源,成為各方拉攏的對象。

第三,美國如果無法回應此次的烏克蘭危機,就是美國單邊霸權的終結,重回多邊共治的時代。這對其後的國際政治棋局影響深遠。特別是在中國崛起的東亞。

(作者為大學副教授)

#烏克蘭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