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海軍3日在司令艦「斯拉夫蒂奇號」上持槍站崗。俄方表示,所謂最後通牒一事係子虛烏有。(美聯社)
烏克蘭海軍3日在司令艦「斯拉夫蒂奇號」上持槍站崗。俄方表示,所謂最後通牒一事係子虛烏有。(美聯社)
戰略要地克里米亞半島。(合成資料照片)
戰略要地克里米亞半島。(合成資料照片)

如果說烏克蘭是俄國的核心利益,那克里米亞就是核心中的核心。從1783年納入俄羅斯版圖以來,已經超過230年。俄國為保有克里米亞這顆黑海上珍珠,打過無數次戰爭,犧牲過許多俄羅斯人。撇開歷史、文化、宗教與民族因素不談,俄國的黑海艦隊一向以賽凡堡為根據地,其戰略價值無可取代。要俄國坐視克里米亞陷入亂局,或隨基輔脫俄入歐,那是不可想像之事。

克里米亞是俄核心利益

克里米亞一向屬於俄羅斯,1954年赫魯雪夫當政時,以慶祝烏克蘭與俄羅斯締盟300年為由,將克里米亞免費贈與烏克蘭,其實另有私心,那就是烏克蘭是赫魯雪夫的家鄉。1991年蘇聯崩解時,克里米亞曾有意獨立,但俄國無所作為。1992年時俄烏達成為期25年租約,租用賽凡堡到2017年,年租金9800萬美元。使用1年後,烏克蘭在2009年元旦開出續約年租金25億美元的天價,俄國不滿可知。2010年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當政,賽凡堡租約延至2042年,租金不詳,但較優惠在情理中。

對俄國來說,找個機會收回克里米亞,或是扶植克里米亞獨立,將其納入俄國勢力範圍,應該早有盤算。因為只要克里米亞留在烏克蘭版圖內,俄國南下黑海的咽喉就捏在烏克蘭政府手中,只要親歐政權上台,俄國就得提心吊膽。因此,這次烏克蘭亂局,俄國可能認為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對付想脫俄入歐的烏克蘭親西方政府,俄羅斯手中有許多籌碼。光經濟籌碼就可以癱瘓烏克蘭,如拒付已經承諾、尚未兌現的120億美元貸款,提高天然氣供應價格,拒絕來自烏克蘭的農產品,阻擋烏克蘭其他產品進入俄國領導的關稅聯盟等。事實上這些籌碼也陸續用了。烏克蘭急需350億美元以解燃眉之急,歐盟與美國大約只能提供10億美元而已,IMF如肯提供數額較大救援金,也會要求烏克蘭履行許多撙節措施,不僅緩不濟急,而且更惹民怨。

如此,俄國坐待烏克蘭新政府崩解就行了,何必出兵克里米亞?俄國應有其他考量。主要是如果聽任情勢惡化而無強勢作為,將讓克里米亞、烏克蘭第聶伯河以東地區俄裔居民對俄國失去信任與向心,損及普丁在國內的領導地位。其次,如果俄國對維護其核心地區利益都踟躕不前,俄國的國際威信將蕩然無存。

真能幫烏克蘭的是俄國

普丁請求俄國國會准許其出兵克里米亞,當然做過風險評估。俄國既可利用烏克蘭境內親俄派勢力牽制親歐派,牽制不成,也可發兵逼其就範。發兵的風險甚小。蓋烏克蘭,特別是克里米亞,對俄國而言,是要不惜代價維護核心利益,對歐盟或美國而言,只是邊際利益。在鞭長莫及,難以有效反制俄國,又不肯出錢收買之下,歐美自然不會輕易涉險。因此,除了外交喊話、恫嚇,請國際組織,如聯合國、北約、歐洲安全合作會議介入斡旋外,別無他法。美歐色厲內荏的窘境,讓俄國看破手腳。

該檢討的是烏克蘭親歐政府。第一,將亞努科維奇趕下台後,採取不必要的反俄政策,如廢除俄語為官方語言,令境內俄裔及俄國都不滿,加深內部分裂,提供俄國干預藉口。第二,烏克蘭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甚久,歐盟對烏克蘭前後只提供6億多美元貸款,對烏克蘭偌大的財政缺口是杯水車薪。烏克蘭還不切實際的寄望西方援助,要知道歐盟對會員國的幫助都條件嚴苛,又豈能獨厚尚未成為會員的烏克蘭?烏克蘭人民早該從浪漫的幻想中醒過來,接受現實。須知道,能夠幫助且願意不惜代價幫助的,正是他們千方百計想擺脫的俄羅斯。(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

#烏克蘭 #俄羅斯 #克里米亞